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小姐,夫人又來了。”

盈綰撫了撫鬢角冷笑,這已經是喬芝第五次來了,柳郡侯讓柳君蘭在祠堂跪了兩天兩夜,眼看著就不行了才讓回去,如今被禁足,喬芝這是急了。

喬芝無論來梅軒閣多少次都是無比的羨慕,這柳府最豪華的莫過於元心婉的梅軒閣。梅軒閣的每一處都是柳郡候盡心挑選的,可見他對亡妻的愛戀。喬芝恨,她不知道自己除了身份哪比不上那個死去的人,如今還要受她女兒的氣!

“二娘今兒來的真早。”

“娘不是關心你的病情麼,綰綰啊……你去求求老爺讓君蘭出來吧,君蘭知道錯了。”說罷還擦了擦眼角那擠出來的淚。

盈綰瞥了喬芝一眼,點點頭算是應允了。喬芝見著盈綰應允便離開了。

盈綰看著離去的背影冷冷道:“柳君蘭以為可以把事都甩在可兒身上便沒事了,可她忘了爹爹最恨這種視人如草芥的人,自己撞槍口上活該受罰。”

都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可有人就是記不住!

柳君蘭被丫鬟攙扶過來,那柔弱的樣子十分惹人憐愛,當年柳君蘭就是憑著這幅柔弱的樣子從一個寶林一步步坐上了賢妃的位子,賢妃?還真是賢德的賢妃啊……

“姐姐!”柳君蘭一下子跪在盈綰面前,那淚是止也止不住,“妹妹教導無方讓可兒傷了姐姐,如今她離了斌州再也不會害姐姐了。”

盈綰心裏冷笑,此刻恨不得上前去撕了那副假面孔,她掐著自己的大腿讓自己冷靜下來。

盈綰扶著君蘭坐下,親手倒了杯剛燒開的水遞過去,柳君蘭伸手去接,可沒想到盈綰卻將杯子朝前狠狠一潑,只聽見一聲尖叫,柳君蘭捂著臉疼的打滾。

“妹妹你怎麼了!”盈綰故意大聲喊。沒過多久喬芝來了,不由分說給了盈綰一巴掌,盈綰一愣,隨後就聽見柳郡侯的怒吼,喬芝對著柳郡侯喊道:“老爺你自己看看君蘭的臉,這分明就是柳盈綰這賤人潑的開水!”

“母親,我沒有,綰綰真的沒有!”盈綰咬著貝齒顯得很是委屈。這時慕兒跪倒柳郡侯面前哭著:“老爺,真的不關小姐的事兒,是二小姐自己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就捂著喊疼。”

柳柳郡侯摸了摸茶,又瞥了眼盈綰和哭鬧的喬芝母女,揮手道:“送夫人和二小姐回去,順便去請王御醫。”等著母女走了,柳郡侯瞪了眼盈綰,不滿道:“你這是要泄氣也不能這般,女子畢竟在意容貌。”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盈綰被禁足了,但是對盈綰來說卻是個好機會。

洗盡鉛華,三千青絲綰成男髻,白色的發帶垂至雙肩,本是絕色的臉蛋因著發髻有些男子的俊秀,而額角的梅花硬是增添了一份妖嬈。筆直的男裝上清雅的竹葉竟是銀絲繡成,腰間別著白玉扣。盈綰拿起桌上的玉骨扇子,觸手溫良甚是舒服。

慕兒看著自家身穿男裝的小姐,不覺的呆住了,眼前人玉樹臨風,俊美而妖嬈,完全辨認不出性別!

“小姐我萬一被老爺發現了就完了,再說宣王也不一定會來,我們也不一定會碰到啊。”

“在斌州所謂的傳言基本都是真的,至於能不能碰到,出去碰碰運氣就知道啦。”說完兩人偷偷摸摸的從後門溜了出去,第一次,或者說盈綰再一次站在了斌州這座繁華地的大街上,早晨的斌州街上熙熙攘攘好不熱鬧,盈綰帶著慕兒在街上轉悠,才一會兒便發現街上的人兒都盯著自己看,好多小姑娘甚至把手中的手絹丟向自己。

盈綰有一刻的發愣,隨即淡淡一笑,這一笑可聽見周圍的抽氣聲以及某些人的吞咽聲。

兩人好不容易擠開圍觀人群,兜兜轉轉終於到了斌州最豪華的客棧,很普通的門面,但裏頭那種雅致的裝扮就是其他客棧無法比擬的。一樓是大堂,不分貴賤只要是出得起錢的都可以進來吃飯,二樓是雅間,三樓則是單間。盈綰走至櫃檯,掌櫃的見著盈綰一下子呆住了,但很快回過神。

“梅字號雅間。”話音剛落慕兒便將一百兩放在櫃檯上,隨即小二引著他們上了二樓。

二樓相較于一樓更加清靜。小二引著他們進了梅字號的雅間,走進雅間一股子淡淡的天然梅香撲面而來,慕兒好奇地問小二:“這個季節梅花早就敗落,哪來的梅香?”

“鳳來客棧雅間都有相對應的花卉,這梅字號的梅花悉心培育出來的,持香度很長,今兒的估計還沒換上,我說的對麼小二?”小二自豪的點了點頭。

雅間不大不小,裝扮很是雅致,靠裏面是一扇屏風,後面有張用來小憩的榻,因著這雅間靠近外頭有一扇窗戶,推開窗外面的叫賣聲不絕於耳。

見著盈綰坐下,小二趕緊沏上茶水,道:“公子想要吃點什麼?”

盈綰細細的點了幾道客棧的招牌,聽的慕兒一愣一愣的。

“好嘞,您等著!”

盈綰喝著茶思考著如何偶遇宣王,記得以前匆匆見過已經是帝王的宣王,但是如今宣王只不過十八,而當時的他卻已經過了三十……突然盈綰腦中一閃!她記得宣王一直戴著一個很普通的扳指,即便登記後一直戴著!

酒囊飯飽之後兩人疲憊地躺在椅子上,休息了一會便決定去詩會碰碰運氣,剛走出雅間一轉身和一個人撞得滿懷,因著慣性向後仰,慕兒馬上伸手去接,手還未碰到自家小姐的身子,只見對面的人便一把摟住要跌倒的小姐,那疑似曖昧的動作讓慕兒驚呆了!

待到站穩盈綰趕緊推開,但似乎抱著她的人有點留戀她身上的梅香,沒有及時的松手,盈綰秀眉一皺,怒道:“放開!”頭頂卻傳來笑聲,然後緊摟著腰的手也放開了。

盈綰皺著眉抬頭,一愣!眼前的男子一雙劍眉,墨色般的眼看著她,棱角分明的臉龐仿佛被精雕細琢一般,說是少年卻有著成熟男子的魅力,單說是成年男子卻多了一份青澀,這樣的俊秀儒雅的男子放在人群中能一眼找到,再配上身上的華服,身份肯定顯貴。

對面的男子同樣在打量盈綰。柳眉星眸,秀氣的鼻子搭配著粉嫩的櫻唇,說是男子,卻過於秀氣,說是女子也沒有女子的柔弱,那額角的梅花,更襯得妖嬈,再加上那特有的梅香,男子一挑眉,嘴角一揚!

盈綰看向男子的手卻發現男子手上卻沒有扳指,心裏也沒了緊張,沒想到隨便一瞥見到了化成灰她也認識的人!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