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別走,別走。”他抓她的衣服,露出晶瑩的肌膚。

這讓她有些狼狽。

“我不走,不走。席駿轍,打起精神來,一切會好的。”

他抬起迷糊的眼,呆呆地看著夏七熹。此刻的他,就像一個無辜的小男孩,需要姐姐的愛護一樣。

沒有多想,為了給予他愛的鼓勵,夏七熹彎下腰,吻在了他的滾燙的額頭上。

“你看,我就在這裡,哪也沒有去。”

“芊芊姐姐,是你嗎?”

芊芊姐姐,是誰?他的生命裏,女人可真多啊,尤其是姐姐可真多啊,這裡又忽然多了一個芊芊姐姐。

可,這個時候,夏七熹也沒有精力去追問芊芊姐姐是誰了。

“是啊,我在這裡。”她附和他說,一邊焦急地看著窗外,雨,還在嘩啦啦地下著,是那麼恐怖。他們難道被世界給拋棄了嗎?

而此刻,在夏七熹的家裏,溫瑞安再也坐不住了。

他看著那恐怖陰森的天空,嘩啦啦的暴雨,豁地站起來:“不行,我要去找夏七熹。還有席駿轍,他們是我的朋友,我不能把他們給丟了,只顧自己安全。”

夏小熏說:“你放心吧,我姐姐命大,水性好,不會有事的。現在雨這麼大,你能去哪找他們呢?不如等雨停了,我們發動全村的人一起去尋找。”

夏山說:“你們都別動,我對地況熟悉,還是我去尋找。”

他取了車鑰匙:“以我的經驗,七熹一定已經帶席少爺去了安全的地方了,我們沿途去尋找就行了。”

溫瑞安說:“還是我去開車吧,夏伯伯,你身體才剛剛恢復,你們都別去,我車技很好,沒有問題的。”

顧聲站起來:“我和你一起去。我熟悉這裡。”

溫瑞安點點頭,兩個年輕人一起朝雨裏的車奔去。

看著溫瑞安的背影,夏小熏跺腳:“姐姐真的是,如果溫醫生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是姐姐的錯。”

夏山十分不滿:“你說什麼呢,你姐姐是去救人,她有什麼錯,錯的是你,姐姐還沒回家,你看看你,吃西瓜,喝飲料,沒事人兒一樣,你的學費還是你姐姐的工資出的呢,怎麼就這麼沒良心呢?”

“爸爸,溫醫生是什麼人,如果他出了事,他家人肯定會找我們全家算賬的,你等著瞧吧,溫醫生和席駿轍打賭,都是因為姐姐,我姐姐就是一個紅顏禍水。”夏小熏現在總算看出來了,溫瑞安對姐姐的興趣,遠遠超過自己,甚至可以為姐姐,下這麼大雨還奔出去。

在車上,顧聲沉吟了片刻,說:“以我的估計,當時刮的大風的方向,我估計他們應該在草屋那邊的方向,只要七熹帶席駿轍上了岸,草屋是最好的躲避風雨的地方,我們全村人都知道,那草屋就是給躲雨的漁民準備的,裏面有乾淨的衣服,有水和乾糧。”

“好。”溫瑞安按照他指導的方向,向草屋開去。

雨,下得嘩啦啦的,視線模糊,車艱難地開動著,溫瑞安面色沉靜,眼神深邃,心裏默默祈禱,席駿轍,夏七熹,你們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希望你們沒事。

“溫醫生,你放心吧,以我對七熹的了解,她不會讓席駿轍出事的,我相信她的能力。小的時候,她的父親出海打魚幾個月沒在家,才七八歲的夏七熹,都能照顧妹妹夏小熏,她是我們這裡人人稱讚的好姑娘。”見溫瑞安面色沉重,顧聲安慰他。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