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他緩緩站起來,拿出幾張鈔票,對服務生說:“一起埋單,不用找零了。”

夏七熹拿出一個錢包來:“我自己的,我埋單。”

席駿轍看到她的錢包裏,只有幾十元錢了,譏笑:“夏七熹,你不至於這麼窮吧,幾十元錢,也敢來這家咖啡館,就算是礦泉水,估計也要你全部家當呢!”

夏七熹卻放下了五十元錢。

席駿轍說:“好吧,隨你的便,但是我不會收留你的,我對於有心計的女孩,特別反感,不好意思,你就屬於那一類。”

說完,他就洋洋得意地走了。

走出很遠,他不經意回頭,以為夏七熹會死皮賴臉跟過來,卻發現身後空無一人。

他默默站了一會,起身走向自己的車,夏七熹,多求一會不行嗎?就是恨你那不把一切放在眼裏的感覺。

不遠處,夏七熹背對著席駿轍,流下眼淚。

母親,我可怎麼辦,我多麼珍惜女警的工作,卻連最簡單的工作也完成不了,母親,我到底該怎麼辦呢?

晚上,給溫瑞安做好晚飯,她正準備離開,卻驚訝地看到,廚房的冰箱裏,貼著一張便利貼:“小七,錢我放茶几上了,你去給父親買禮物吧,算是你的薪水的預支。”

她的錢包裏,此刻已經空空如也了。

她去茶几上看,上面放了一個信封,打開來,裏面整整齊齊放著3000元錢。

錢並不多,卻正好照顧了她的自尊心。

才給他做了三頓飯,清潔了三天,給3000也差不太多,也足夠她的生活,還能買一點禮物給父親。

對比剛才在席駿轍那受氣,溫瑞安的溫柔,真是體貼到家了。

她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了。

再艱難的日子,也要挺過去,夏七熹,你行的。

如果因為不能回到席駿轍身邊做助理,就要失去女警的工作,只要自己盡力了,那,一切只能隨緣了。

————————————————————

父親生日前一天晚上,溫瑞安開車來接夏七熹和夏小熏去漁村。

車,在高速上一路飛馳,坐在溫瑞安身邊的夏小熏,一路很多話,而夏七熹卻捧腮,看著窗外的星空。

車停在高速路邊的一家便利店場外,溫度下降,有些寒冷,溫瑞安說:“走吧,去喝杯咖啡暖暖手。”

他們坐在便利店裏,看著窗外,黑沉沉的夜色,如墨的天空,寒冷的風吹了一路。

手上的咖啡熱熱的,只是不那麼好喝。

溫瑞安說:“小七,你爸爸的生日,為什麼感覺你不開心呢?”

“也許,是因為工作還沒著落吧,我去找了席駿轍,希望能回到他身邊做助理,可他拒絕我了。”

溫瑞安說:“這份工作對你那麼重要嗎?”

“是的,我需要這份工作。”

“我可以介紹你做別的工作,薪水不會差你的。其實,駿轍這個人,比較任性,你的性格也比較有主見,他喜歡聽話的下屬,這份工作並不適合你。”

“不用了,我就想在他那工作,我是被解雇的,咽不下這口氣。”沒有別的道理可以解釋,夏七熹只能隨便編造了一個理由。

溫瑞安明白了,他拿著手機,去外面打電話,自然是打個自己的發小的。

電話通了,溫瑞安和席駿轍之間,說完自然是不用客套的。

“駿轍,你最近到處找助理,面試了又不用人家,你是不是還是將位置留個小七的,那你就讓小七回來工作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