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看著面前這張臉,男不男,女不女的,席駿轍聳聳肩:“沒有眼緣。”

“什麼,為什麼呀!”“男助理”拖長聲音,翹起蘭花指:“我哪不符合嘛!”

“呃,我喜歡有男子氣概的男助理。”席駿轍模倣他,也翹起蘭花指。

“噢,原來是同類啊,其實沒關係的,我也可以轉嘛!”他拍拍胸:“也可以有腹肌的。”

“席駿轍。”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席駿轍根本不用看,就知道是誰。

怎麼,她竟然主動出現在自己的世界裏了,果然是放長線釣大魚,見自己沒動靜,自己找到府來了。

可是,席駿轍,你怎麼這麼沒有出息呢?在腦海裏演繹了無數遍,只要夏七熹再度出現,一定要用世界上最刻薄的話語,將她戳得滿身是洞。

可現在……為什麼心裏是狂喜呢?

那男助理看著夏七熹,見她的短寸頭,而自己頭髮長長的,還有一個小辮子,他摸摸自己的小辮子,說:“席總,你說話嘛,我到底可不可以嘛!”

“不可以,謝謝,再見。”說完,他掏出幾張鈔票,塞給他:“這是你的車馬費,再見。哦,不用見了。”

那小辮子只好站起來,說:“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我也是有骨氣的男孩子呢,哼,我記住你了,討厭。”說完,就一扭一扭走掉了。

夏七熹坐到他的對面,說:“怎麼這麼快,就另外請男助理了嗎?”

其實她在旁邊觀察他們許久了,是鼓起巨大勇氣,她才走過來的。

一陣微風吹來,吹掉她額角的劉海,露出光潔的額頭,雖然穿得簡單,卻看上去非常乾淨,清爽,清秀,坐在他的視線裏,令他的心也沉靜下來。

嘴裏,卻不留情地說:“怎麼,還希望我為你從一而終,背叛我的小助理,難道不應該躲到陰暗的角落裏去發黴,竟然還有臉,來到主子的面前,和主子一起喝咖啡嗎?”

“我沒有喝咖啡。”夏七熹去繁就簡地回答。

席駿轍喝著拿鐵,心裏千回百轉,怎麼好好責罵她一頓呢,不能這麼便宜了她,全世界只怕都知道她是女孩,唯獨自己,瞎眼被耍,這個丟了的面子,一定要找回來。

“來杯礦泉水。”夏七熹對服務生說。

“席駿轍,我想過了,我需要這份工作,希望你能公是公,私是私,恩怨分明,讓我留下繼續工作。”

來了,來了,現原形了,果然是為了錢來到自己身邊的。

他放下淺褐色咖啡:“不了,我決定了,不想花錢買罪受,讓你做我的生活助理,卻像雇請了一個大爺一樣,讓你朝東,你偏朝西,我沒有那麼大度,準備另請他人,反正我有錢嘛,有錢真的挺不錯的,可以隨時隨地炒掉自己不喜歡的職員,換新鮮角色,何況,我不喜歡女孩子做助理,女孩太多了,見到我就直接追,很討厭呢!”

夏七熹來之前,已經提醒好了自己,她了解席駿轍的臭脾氣,知道主動來求他,一定會要看臉色的。

“我需要這份工作,如果不做助理,做別的也可以。園丁或者廚師。”只要能留在席家別墅工作,就有機會找到老歐。

席駿轍卻像是找到了巨大破綻:“夏七熹,你承認吧,你喜歡我,暗戀我多少年了是不是,為了留在我身邊,你可以做園丁或者廚師,你和那些追求我的女孩,原來也沒有什麼差別。”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