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席駿轍愣了,三萬塊,那是他給她的薪水,薪水全部賠給溫瑞雅了,她哪還有錢,這個傻丫頭,什麼都藏在心裏,其實如果她找他要錢,甚至提前支取工資,他都會同意的。

她是不是傻啊,都不知道開口問自己的老闆借錢!

真的不愛錢嗎,也許是放長線釣大魚吧!

在他的世界裏,從未有認識過不愛錢的女孩,那些名媛,一個一個珠光寶氣,打扮的花枝招展,為的,就是找同階層的公子哥,讓後半生也過上富貴的日子。比如面前的溫瑞雅,就是這樣一個尖酸刻薄的千金名媛。

“那三萬塊錢,是夏七熹全部家當了,是她一個月的薪水。”席駿轍冷冷地說:“說她會欺負你,你高看她了。”言下之意,就是只有你欺負她的,雖然內心對夏七熹充滿憤怒感,別的女生當他的面,譏諷夏七熹,他肯定護短的。

“她這麼窮啊,三萬就是全部家當,難怪她們家姐妹倆,見到我哥哥,就挪不開腳步。”

“既然這麼害怕你哥哥娶她,為什麼不進去看看呢,我看到夏七熹不知道用了什麼招數,讓你哥哥帶她去你家別墅了。”

“什麼,簡直不要臉。千萬別生米煮成熟飯,這是我的生日派對,我可不想我哥哥被女人纏了脫不了身。”或許是感覺自己語言粗魯,急忙拉著席駿轍的胳膊說:“駿轍哥,你就陪我進去吧!我怕我搞不定夏七熹,她們那個階層的女孩,特別精明,我哪是對手呢?”

席駿轍內心涌起一絲淡淡的厭惡感。

像溫瑞雅這樣的女孩,雖然愚蠢,卻在臉蛋上寫滿了虛偽和拜金,還有不可說的傲慢,不過,這才是這個財富階層的特產,和他的姐姐們一樣。

而林慕華呢,卻比她們婉約一些,到底是學音樂的,有時候還會做一些慈善,但她內心也是傲慢的,不會表現得如此直白。可說到底,她們全是同類。

只有夏七熹,自然,純粹,大方,如果她不是帶著目的,而是本性如此,那真的是一朵蓮花,可惜,在財富階層已經浸染多年的席駿轍,不會那麼輕易相信,世界上,還存在蓮花一般純白的女孩。

對於這類拜金女孩,席駿轍自然知道如何應付。

“我相信你能處理好這些家事,要知道,你可是大小姐,情商智商雙高的女人。”他恭維她,心裏卻不以為然。

“是嗎,原來在駿轍心裏,您對我的評價會這麼高,那,我就去管一管,可不能讓我哥哥做出什麼失禮的事情來,像夏七熹那樣的女孩,是絕對不能容許,嫁入我們這樣的人家的。”

小姑子這麼難纏,夏七熹腦袋秀逗了,才敢嫁呢!他差點沒笑出聲來。

溫瑞安,你是打我的臉嗎,雖然是發小,在女人方面,我可不會讓步。

溫瑞安帶著夏七熹,來到了媽媽的書房。

走進書房,夏七熹感覺非常舒適。

和豪華的別墅其他裝修相比,這間書房,是真正的帶著書卷氣,書櫃巨大,塞滿了書。

而溫瑞安的母親,坐在原木的榻榻米桌上,面前,是一套原木的功夫茶具。

“來,請坐,真是感覺高興,我兒子,可是第一次帶女孩回家。”

溫夫人溫婉一笑,眸子暖和如春,眉目含慈,保養得很好,舉止文雅秀美,氣質和溫瑞安一模一樣。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