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雖然家境好,母親還是堅持親自下廚,為全家人做飯。因為工作忙碌,他平時無暇自己做飯,雖然他也手藝不錯,一般都是吃食堂,和其他醫護工作者沒啥兩樣。

每天回到家,只想休息。

而今天,卻聞到了米飯和菜肴的香氣。

這個簡樸的女孩,帶給他一絲悸動。

這是一個多麼好的女孩。是她,讓他的房子,有了生氣。

夏七熹的手機放在客廳裏,她在忙著做飯。

忽然,手機震動了。一直震動。

溫瑞安原本想拿給夏七熹,忽然一看,寫著——席花花。

頓時笑了起來。這電話號碼他自然是非常熟悉。

席花花,是夏七熹給席駿轍取的小名吧,還真是貼切,像一隻表面上看起來兇巴巴,其實孩子氣的小花狗。

他走到陽臺上,接了電話。“喂,你好。”

席駿轍在那邊大吼:“喂,小七,你去哪了,我大姐二姐她們走了,你現在可以……”

不對啊,為什麼傳來渾厚男聲?不是小七那種清脆的略像女孩的聲音?

“喂,你是誰,我打的是夏七熹的電話,你是小偷嗎?”

“席駿轍,你懵懂了嗎,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

“你?溫瑞安?你怎麼和小七在一起?”席駿轍的聲音變得更大聲了。

“小七也是我的朋友,為什麼不可以在一起?你不是把她趕出來了嗎,她沒地方去,現在在我家。”溫瑞安的聲音一貫溫和穩重。

而那邊的席駿轍,則完全不淡定了:“什麼,去你家住,你們同居?不行,我不同意,我是他的領導,也算家長。我不同意,她就不能去別人家住。”

“誰的電話?”夏七熹捧著湯碗走過來,對溫瑞安說:“你試試這湯,看鹽味如何?”

聲音是如此溫婉,更加刺激了席駿轍的神經。

“夏七熹,我命令你現在就滾回來。”

現在,夏七熹不用問是誰了,因為巨大的聲浪,已經讓她辨識了是誰。

溫瑞安接過湯碗,故意大聲說:“味道還不錯喔。色香味俱全。小七你真能幹,在席駿轍家,真虧待你了。”

“席駿轍,你還想幹什麼,我都搬出來了,你還陰魂不散,是幾個意思?”對待溫瑞安,和對待席駿轍,小七發現自己是完全不一樣的態度。

“小七,你在我家,又吃又喝的,就沒看到你為我煲湯,你現在才住到溫瑞安的家裏,就這麼獻殷勤,你怎麼不給他當助理啊,你這是吃裏扒外。”

夏七熹聳聳肩:“喔,你提醒了我,是啊,同樣是助理,我為什麼不給風度翩翩的溫瑞安當助理呢,那一定舒服很多,薪水一樣。行,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說完,她就挂了電話。

席駿轍簡直要瘋了!

挂電話!

生平第一次,他,不可一世的商界精英天才,席駿轍,被人,挂!電!話!

這一定是噩夢,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能是她手機沒電了。

可是,再撥打過去,還是有接通的聲音,又立馬被挂斷。

這,不是噩夢,這是赤果果的挑釁,是可忍孰不可忍,自己要找到夏七熹,質問她,為什麼要挂斷自己的電話,她一定是不想活了。

溫瑞安的家,哪個家,對,一定是他的那個大戶型電話。

好,煲湯是吧,我讓你們喝不成湯,喝了都燙嘴。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