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夏七熹從未曾看到席駿轍會變得如此衝動。看來,那個童年的哥哥,對席駿轍含義很深刻。

“席駿轍,我知道你無法原諒我,如今,我已經老邁,身體也非常虛弱,醫生說,我活不了幾年了……”

“父親。”喬澤十分擔心,父親身體這麼差,為什麼卻要對自己隱瞞呢?

“喬澤,父親老了,隨時會死掉,父親不告訴你,是不想你擔心。”

喬澤對席駿轍怒吼:“如今你還想怎麼樣?我父親身體都這樣了,你還不放過一個老人嗎?”

席駿轍怒目而視:“雖然他老朽了,可他又多活了20年,我哥哥呢,我哥哥死在那場突如其來的大火裏,那時候,我家已經將錢給你們了,你們應該放人的,是你們不放我和哥哥走,導致了這場災難,我哥哥何其無辜,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害死他?”

他激動得渾身顫抖起來。

“席駿轍,這算是我們喬家欠你的,所以,作為賠禮道歉,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情,不管你能否原諒我,我都想告訴你知道。”

席駿轍冷笑:“你還有什麼秘密可說?什麼秘密,能換回我哥哥的一條命?”

“父親,你何必如此委曲求全,他不原諒又能拿我們家怎麼樣呢?”

“混賬東西!”喬勇責罵起兒子來:“這些年,我雖然在坐牢,可我沒少教育你,有些事情,不道義的,不要去做。錯了,就是錯了,席家當年已經將贖金交來了,我們是應該放人,是我們失信於人。結果,還死了一個少年,這不是我們喬家做事的作風。是我們欠了席家的,你記住,父親還不了的債,兒子要還。”

喬澤非常孝順,被父親責罵,只得一聲不吭,眼神卻十分不服氣。

“席駿轍,我不奢求你的原諒,我要告訴你的是,你父親,並不是只有林俊之一個孩子。他還有一個兒子。比你大兩歲,流落在外,他當年沒有帶去席家。”

“你胡說,我從未聽我父親提起過這件事。”席駿轍更加憤怒:“你還要造謠到什麼時候?”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父親確實還有一個兒子,不過,你如果真的覺得虧欠你哥哥的,我建議你還是保留這個秘密,讓這個兒子,流落在外面,也有他的好處。”

夏七熹一愣,這話,頗有深意。

她是女警,邏輯能力很強,她迅速看了一下喬勇,對方果然眼神裏隱含著深意。

可,席駿轍卻完全忽略了:“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嗎?”

“總之,我告訴你了,如果你將來覺得我話有道理,再做打算。”

他拿出一疊材料:“都在這裡了。”

夏七熹接過,席駿轍說:“姓喬的,你害死我大哥的事,不會就這麼算了。”

說完,他大步離開。

夏七熹追了出去。

喬澤對父親說:“爸爸,這小子這麼囂張,你打算就這麼放過他?”

“我老了,不想爭奪了,也希望我們家的生意,能走上正軌,孩子,你記得我的話,我們家欠席家一條命,你以後,要記得還這筆賬,讓他一次。”

讓席駿轍?

喬澤鼻腔裏哼了一聲。

他也追了出去,還沒問夏七熹的聯繫方式的。

夏七熹拉開車門,讓大少爺坐了進去,正想回到司機座位上,喬澤大步追了出來。

“喂,夏七熹,交換下微信?”他朗聲問。

他是率真的人,難得遇到一個符合心意的女孩,他可不想錯過。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