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喬澤朝自己的路虎車走去,剛坐下,一個心腹貼上來:“老大,為什麼不教訓他們一下。對方才兩個人,還有一個是娘們,我們人多勢眾,正好可以打趴席駿轍。給老大您的老爺子出口氣。”

喬澤愣了,娘們?

“那個小助理是女的?”

“是啊,老大,你不近女色,我是看場子的,手下好多美女,我一看就知道那是個小娘們,可能是為了出行方便,才剪短了頭髮吧,沒想到席駿轍那小子也會帶個女人滿世界跑。看來也是好色之徒。”

喬澤回想了下剛才的情形,果然,那個對自己不卑不亢,還一臉膽量的,確實應該是個女孩。

還不錯啊,這麼年輕的女孩,卻這麼有膽量,沒想到席駿轍身邊,竟然有這樣的女孩,真有點福氣。

他表情冷漠,但內心有些愉悅,非常期待明天的再會,這個世界上,別說女的,就算是個男的,也沒有不畏懼他的人,這都讓他膩歪透了。

居然遇到夏七熹這樣的貨色,還是一個年輕的娘們,竟然膽子如此之大,他明天必然要好好會會她,讓她知道自己的厲害。

“打打打,就知道打,我們要以德服人,懂嗎?這是老爺子的教誨。”喬澤用力拍了他的腦袋,那心腹立馬閉嘴,乖乖坐到一旁去了。

席駿轍,雖然我家老爺子現在參悟人生,覺得應該化解仇恨,但我可沒有老,你家人送我老爹去蹲大牢,我,喬澤,會記仇。

回到家,席駿轍將自己泡到浴缸裏,用毛巾矇住臉。

在自己房間的夏七熹等了許久,不見動靜,想了想,覺得不放心,敲敲門:“席總,我進來了啊。”

席駿轍還是沒吭聲。

夏七熹走進去,瞧見滿地都是他亂丟的衣裳,順著衣裳,看到浴缸裏躺著一個一動不動的人。

“席駿轍,席駿轍。”

她聲音弱弱地呼喊了幾聲。

“席駿轍,你是不是死了啊!”她拔高聲音。

還是沒動靜。

她這下急了,也不管男女有別了,直接衝過去,看到席駿轍一動不動躺在浴缸裏,她搖動他的軀體:“席駿轍,席駿轍,你是不是煤氣中毒了?”

說完,小心翼翼拿起毛巾一看,嚇了一跳,只見席駿轍正朝她翻白眼呢!

“你就這麼巴望著我死是吧?”

“你故意嚇人嗎,喊你也不答話,我以為你洗澡太久,煤氣中毒了。”

“你以為我這熱水,是你們家那廉價的熱水器?貧窮限制了你的想像力,你就不要出醜了。”

“那,我不是怕你死了嗎,明天不敢去赴鴻門宴,還不如逼死自己,這種事一般像你這樣的富家子是幹得出來的。”夏七熹還是不忘奚落他。

他譁然站起來,起身拿大浴巾,夠不著,對夏七熹說:“去,幫我拿下毛巾,擦擦背,夏七熹,夏七熹,你怎麼了?怎麼流鼻血了?”

夏七熹面對一個忽然從浴缸裏站起來的果男,鼻子不聽使喚地留下了鼻血……

她猛然醒悟,“啊”的一聲叫起來:“席駿轍,你耍流氓。”

席駿轍一臉懵逼:“什麼毛病?”

她捂著眼睛,奔了出去,回到自己房間,拿被子蓋著自己。

天啦嚕,會不會長針眼?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是他逼我看的。

不要臉的臭男人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