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看來,是大少爺陪林慕華出去玩,還沒有回來。

都這麼晚了,居然還不回來,也許,他們最終還是會在一起的吧,說他喜歡男生,鬼才會相信。

也是,林慕華是大家閨秀,兩個人家世旗鼓相當,是最好的結婚伴侶吧。

即使是和自己一樣出身的顧聲,也渴望娶一個超越自己“階層”的女孩,何況是席駿轍這樣的富家子,娶一個同階層的女孩做妻子,是眾望所歸。

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遇到一個什麼樣的男生,接受什麼樣的告白。

她脫掉衣裳,打開熱水,讓牛奶一樣的熱水滾過全身。如果林慕華和席駿轍在一起了,那也是自己離開席家的時候了。

老歐一點線索也沒有,不知道會不會丟了工作。

驀然的,她仿佛聽到了一點動靜,她屏息凝聽,果然,是有聲音,來自——席駿轍的房間。

會不會是有那個戴面具的人的線索呢?

她急忙披上睡袍,躡手躡腳,來到席駿轍的房間,端詳房間裏,卻空無一人,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她剛想離開,忽然,聽到了動靜。

她目光朝床榻旁邊那個高大的衣櫃看過去……是,聲音是從那裏發出來的。

“誰,誰在那!”

身為實習女警,她有經過專業訓練,面對危機,自然有臨危不懼的氣場。

可,現在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這房間的聲控,是由席駿轍掌控的,她打不開燈光。

她摸了摸,找到一個棒球棍,對著衣櫃怒吼:“出來,再不出來,別怪我不客氣了。”

依然有細微的聲響。

這一次,她不再猶豫,大步走上去,嘩啦一下打開了衣櫃大門。

她愣住了,她看到了什麼呢?

只見一個黑色的影子,蜷縮在衣櫃裏,在瑟瑟發抖。

透過黯淡的光線,她可以看到,那英俊絕倫沒有瑕疵的側臉——竟然是席駿轍本人。

她急忙扔掉棒球棒,有些沒好氣地說:“你又在搞什麼鬼,躲起來故意捉弄我吧!”

回答她的,是沉默,和繼續發抖的身影。

察覺有些什麼不對,她急忙蹲下去,問:“你怎麼了?為什麼躲衣櫃裏,你是不是喝醉酒了?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和林慕華大小姐約會的嗎?怎麼會躲這裡發抖呢!”

他抬眸,臉色蒼白,仿佛在夢境裏一樣,發抖地說:“打雷,閃電,嚇人!”

“席駿轍,你有什麼毛病,打雷自然會閃電,自然會下暴雨,有什麼嚇人的,你住別墅裏,房間裏還住了徐伯等人,你怕個鬼啊!肯定你是在耍我。”

她一把揪住他,他死命掙扎:“我不出去,死都不出去,我怕,我怕!”

她察覺不對勁,他是真的害怕耶,不是偽裝的。

可是,至於嗎,他都25歲的大男生了,難道還怕打雷下雨閃電,這,說出去會笑掉別人的大牙的吧!

她不耐煩地說:“出來吧,膽小鬼,這有什麼好怕的……”

恰好此刻,窗外一聲驚雷,席駿轍重新躲回衣櫃,那膿包的表情,絕對不是偽裝的。

她想起來了,溫醫生說過,席駿轍有雙重人格。

夏七熹的心軟了。

她蹲下來,哄著他:“別怕,我在這裡,你不是見識過我手捏磚頭的本事了嗎?有我在,不怕。”

她伸手過去,他抬眼看著她,額頭上滿是汗水:“那你別走,陪我睡。”

哎,我這苦命的助理,除開白天要被他罵,晚上還要陪睡。

“又不是第一次陪你睡了,睡就睡吧,不過你的手要老實。”

他的手牽著她的手,手心裏都是汗水。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