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現在的女孩啊,都沒羞沒躁的,比男孩追女孩還主動。

雖然席駿轍對女人無感,但他內心是非常自信自大的,知道自己是上流社會的稀缺資源,是個名媛,都想撲他。

“不是啊,駿轍哥,我這月生日,哥哥給我舉辦一個派對,你能來嗎?你是我哥哥最要好的朋友,我相信你會來的。”

席駿轍沉默無言。在心裏默默思考。

溫瑞安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溫家雖然和席家沒有生意往來,但溫家也是安城有名的醫療集團財閥之家,兩家一直關係交好。

何況,溫瑞安和自己,是小學到現在的發小,死黨,像席駿轍這樣傲氣的人,有一個這樣的鐵哥們,也是實屬難得。

席駿轍知道,既然是溫瑞雅當面提出來的,自己是不好拒絕的。

“好的,那個,小七,你記一下。到時候提醒我。”將這個皮球踢給夏七熹吧,如果她沒提醒自己,那就是責任在她了。

他的事情多,聚會多,應酬多,這小助理未必能記得那麼多。

車緩緩開出去了,溫瑞雅看著那車的背影,心想,駿轍哥,你從小就是我的夢,為了你,我都沒有接受任何一個追求者。

駿轍哥,你一定要屬於我,任何攔在你和我之間的情敵,我一定不會放過。

包括這個叫夏七熹的女人。

車,一直開到了“藍太陽”酒吧。

在最大的那間包廂裏,夏七熹,一進去,差點沒有閉過氣去。

這都什麼烏煙瘴氣的啊!

包廂裏,坐滿了女孩子,一個一個濃粧艷抹的。

她感覺憋氣,真是的,席駿轍,平素裝得那麼討厭女生,今天竟然邀請了這麼多女孩子。

難怪他不想結婚,不過是渣男沒有玩夠的藉口。分明就是擔心結婚了,失去自由,失去了可以左擁右抱的機會。

她剛想跑,席駿轍一把抓住她:“去哪,又想溜?”

“這,這場合我不適合。您自己玩吧!”

席駿轍其實自己也頭昏腦漲的。讓秘書給自己找幾個女孩,沒想到他給找了這麼多。

是席駿轍自己發現自己有些不對勁了,好像對這個小助理有那麼一點點感覺,這可不行,他雖然以“喜歡男生”為藉口,但他內心知道自己的,自己是直男,而且是直男癌那種。

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一個小白臉兒呢?

一定是有什麼地方搭錯線了。

所以他現在得將線給搭回去。

至於夏七熹嘛,他也一併替他搭一搭,就沒有見過她交往過對象,也許她也不知道如何交往,如果她有了對象,那也是皆大歡喜的事情。

千萬不能讓那荒唐的事情,發生在他席駿轍這樣的人物身上。

名節啊,男人的名節也是非常重要的。

“不準走,看你這熊樣,一定是一個雛兒吧,今天,你撞到寶了,這麼多女孩,你可以隨便選一個,選幾個都可以,我埋單。”

夏七熹惱了,看到他的手還拉在她的胳膊上,厭煩地說:“手拿開。”

“怎麼啦,得罪你了,還是害羞啊?”他還不厭其煩地勸說。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