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還真是大方,破例給2個小時的假。

只是,男女有別,她又怎麼能睡在席駿轍身邊呢?

她有些猶豫,不知道如何拒絕。

而他,已經大剌剌躺到床上,拍拍床:“過來啊,小七,別忘記了,我是你的僱主,你要保護我的安全。”

“助理還要陪睡?合同上沒寫。”她還是猶豫。

“啊呀,兩個大男人,扭捏什麼啊!我還擔心你劫色呢!”他拍拍自己的胸膛:“瞧,我多麼結實。”他伸手握著她的手,朝自己胸口放:“看,是不是?”

夏七熹譏笑:“我覺得,有些下垂。”

席駿轍:……

很快,他就反擊了:“別嘴硬,我看你手都在發抖呢,你抖什麼,拜倒在我的花睡褲下了嗎?”

“席駿轍,你給我注意點,你是見識過我捏磚頭,小心我捏死你,到時候,別說傳宗接代,估計要打一輩子光棍了。”

她做了一個“捏”的動作。

席駿轍嘿嘿笑起來:“小七,如果你是女孩,很好奇你會嫁一個什麼樣的男生,估計會又蠢又笨,不小心就有會變太監的風險。”

“要你管,反正不會嫁給你。”她縮起身子,躺在他身邊,拿過毛毯,蓋在自己身上。

“這麼大被窩你不蓋,你確定要蓋毛毯?”他十分不解。

太過分了,不能這麼被欺負。

夏七熹大嚷起來:“席駿轍,你有毛病,我是正常人,兩個大人,幹嘛還要共一個被子,我跟我妹妹都沒有共過一個被子。”

“你才不正常呢,還想和你妹妹共一個被子!好了好了,我也沒有那麼沒潔癖,兩個大男人共一個被子是有點奇怪,那你睡外面,保護我,如果遇到黑衣人進來,你得保護我的安全。”

“席駿轍,你是不是膽子很小?”夏七熹研究過一點罪犯心理學,正好用到席駿轍身上。

被戳穿了,席駿轍有些惱羞成怒:“誰膽小了,你哪覺得我膽小。”

童年的記憶,是他不想觸碰的陰影,至今,他還缺乏安全感。

可他是高高在上的總裁,不能在人前暴露自己的性格弱點。

在別人眼裏,他是冷漠的總裁,動輒就發脾氣,訓斥下屬,對不聽話不盡責的下屬,會毫不留情的開除。

可內心深處,他明白,自己有膽怯的地方。

“還不承認,看到一個影子,還不確定是不是有,就這麼害怕,你怎麼不多找點專業保鏢來保護你呢!你多金貴啊,財團的繼承人,傷一根手指頭都會哼哼唧唧半天吧!”

夏七熹發現,打擊席駿轍,簡直是世界上最開心的事情。難道自己也有仇富心理?

“喂,誰膽小了,誰害怕了,夏七熹,本總裁警告你,如果你敢在人前宣揚本少爺膽小,一定給你好看。”席駿轍有些惱羞成怒了。

“席駿轍,你這個人,真沒啥優點,缺點卻多得超過星星的數量。誰會關心你啊,除開關心每月發多少薪水以外,你覺得你的下屬會關心你的性格弱點嗎,會呵護你的心理生理健康嗎,你太拿自己當回事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