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溫瑞安送夏七熹出去,看著天色漸晚,有些擔憂:“你真的不需要我送你回去嗎,這麼晚了,擔心你不安全。”

“沒有什麼不安全的,我是從小野慣了的,你回去吧,記得替我多照看下我爸爸,還有我妹妹。她年輕,不懂事。”

“你就放心吧!你啊,不僅是孝順的女兒,還是一個溫柔的姐姐。像你這樣的女孩,才應該給你頒獎——好人卡。”

夏七熹戴上頭盔,騎上車,正準備走,溫瑞安說:“等一下。”他細心地替她戴正頭盔,見她凝視自己,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啊,我是醫生,有些強迫症,看你頭盔沒戴好,就忍不住要糾正下。擔心你不安全呢!”

她衝他甜甜一笑,揮揮手,騎車走遠了。

夕陽漸漸西下,看著她的窈窕背影,逐漸隱沒在血色殘陽裏,他的心,頓時覺得溫柔無比,原來,她是一個女孩子,還是這麼清純的女孩子,她像這縷美麗的斜陽一樣,照射入他的心。淡淡的,不刺眼,卻又是那麼讓人驚艷。

——————————————————————————————————

頭好痛。

席駿轍醒來了,天色已經全黑了,模模糊糊地,看著自己的房間,有一個背影。

他以為還是夏七熹,張口說:“給我拿杯水來。”

那背影略微有些遲疑。

他有些生氣,或許才甦醒,加上喝了酒,頭腦不清醒,也看不清是誰,大聲嚷:“給我拿水來。”

那人卻朝門口奔去。

席駿轍感覺不對勁,急忙站起來,衝出去追:“站住,你跑什麼?”

眼看要追上來了,那人猛然回頭,推了他一下,房間光線太暗,席駿轍感覺對方好像戴了面具,模模糊糊地,什麼都看不清,卻被他用力推倒在了地上。

“站住,你是誰,竟然敢闖入我的臥室?”

那人卻跑了出去。

席駿轍踉踉蹌蹌爬起來,追出去,卻和一個人撞了滿懷。

他急忙將她抓住,大喊:“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而此刻,正趕回來的夏七熹,沒想到自己剛進門,就被席駿轍給環抱在懷裏了,頓時羞紅了臉,大喊:“放開我。你又發什麼神經病?”

一聽到是夏七熹的聲音,他這才放開手,將燈打開,不滿地嚷:“原來是你,你故意戴面具,想嚇唬我,嚇出心臟病,你吃不了兜著走。”

“什麼戴面具?你說啥啊,我才回家,諾,臉上還有汗呢!”

他抬頭,可不是,她滿頭大汗。

“趁我睡著了,你又溜去哪了?一天到晚不著家是吧?”

“合著我24小時都賣身給你了嗎?”夏七熹沒好氣地說:“我爸爸出車禍了,我去醫院瞧他去了。幸好遇到的主治醫生是溫瑞安。”

“你爸爸出車禍,你心情不好,就回來嚇我是嗎?”

“我哪有心情嚇你?”

席駿轍一愣,難道是自己看花了眼,他環顧一下,四處找東西,還好,家裏好像並沒有弄亂。

“怎麼了?”夏七熹警覺起來。

“剛才好像有一個人在我的房間裏,可我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做夢還是真的有發生?房間裏的東西沒有少,也沒有弄亂。”

“不會吧!”夏七熹四處查看起來,也沒有發現什麼疑點。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