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那個,哪個呀?”夏七熹有些懵逼了。

“別裝了,裝啥啊,看你看那個K大學生的眼神,就像看男神一樣,你是那個,你喜歡男人,對不對?”

夏七熹長出一口氣,哈哈哈,多慮了,原來他沒發現自己是臥底啊!那就沒有問題了。

一轉念,忽然很生氣,什麼呀,他竟然以為自己是?那個!

其實沒有錯,她是喜歡顧聲,那是一個女孩情竇初開的愛啊,有什麼錯?有什麼問題?

明明是他席駿轍眼神不好,以為她是男孩。這個鍋,我才不背呢!

“不是,他是我鄰居,好久不見,聊天,難道不可以嗎,聊天也犯法啊!”

她用力掙扎,想甩開他的懷抱。

“聊天?你怎麼不和我聊天,和我聊天的時候,為什麼沒有那樣的眼神看著我呢?”

夏七熹有些啼笑皆非,這個少爺,真的是擰不清啊!

“我是你的助理,我敢和你聊天嗎,我只能彙報,對吧,就是彙報,好了,放開我,不然我就動粗了。”她警告起來。

“你敢動粗,我是你的主人。”

“你抓我靠你這麼近,難道你不擔心我侵犯你?”夏七熹故意逗他。

“長得帥,沒辦法。”

“也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你的五官表示不服。”

“你可以侮辱我的身體,但不可以侮辱我長得不好看。”席駿轍覺得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帥。

夏七熹懶得和他廢話了,抓住他的手腕,一扭,在他殺豬般的嚎叫聲中,成功脫逃:“席總,你休息吧!”

“哎喲喲!”他叫喚起來:“小個子,竟然力氣這麼大,不知道有沒有骨折。”

他撒嬌的功夫可不是蓋的。

“讓我看看。”她湊過去看,確實是青紫了:“席總,你太嬌嫩了,要多健身,像個小姑娘一樣。”

“不行了,你給我脫衣服,我得洗澡,現在我手疼,脫不了衣服。”

“你!”夏七熹氣憤極了:“我是助理,不是你的保姆。”

脫衣服,竟然讓一個大姑娘家家的,給一個大少爺脫衣服,傳出去,她還怎麼嫁人呢?

“對,你的確只是助理,但你幹的活,包括但不限于保姆的活,就是我吩咐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快點,你現在還沒洗脫‘那個’的嫌疑,我讓你給我脫衣服,已經是冒了很大風險了。”

說完,他命令她給自己解開衣袖,紐扣,伺候他沐浴。

真的是氣憤。

她只得硬著頭皮給他解開襯衣釦子,露出小麥色的結實胸膛,嗯,還別說,看得出他喜歡健身,肌肉結實,線條飽滿,她不禁多看了幾眼,臉也不由得紅了。

這還是第一次,和一個男生,靠的這麼近。

他卻帶著醉意盯了她一眼,說:“還不承認,臉都紅了,被我的美色給迷住了吧!”

“真討厭,是你要我給你脫衣服的,兩個人,靠這麼近,哪會自在。”

他嫌棄她動作慢,自己脫起了衣裳,迅速解開皮帶,她急忙捂住眼睛,只聽見下水的聲音,她好想逃。

“快點,伺候本少爺洗澡,給脊背上擦點沐浴露。”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