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我不沒有離開嗎?”這個少爺,又發哪門子脾氣:“再說,您身邊都是人,我都沒地方站,我是被擠開的。”

“沒有離開?”席駿轍從鼻孔裏噴出冷氣,幾乎可以將面前人凍成冰棍:“離我至少有十米遠了吧,你看哪個助理,會離主人十米遠,如果我遇到危險,你能來得及救我嗎?”

這,這實在也太誇張了吧!

夏七熹忍耐地回答:“席總,這是學校,能有什麼危險呢?”

一片樹葉,此刻正飄落在了席駿轍的肩膀上。他拿在手上,幾乎都要伸到夏七熹的鼻子底下了:“如果別人要害你,肯定會在你以為安全的地方動手。如果這樹葉有毒的話,你怎麼救我?”

作為一個大男生,真是太矯情了吧!

“……席總,我覺得您真的想多了。您這天賜的想像力其實很適合做小說家而不是企業家。”她真心想告訴他,這個世界是安全的,哪有那麼多仇殺、暗殺,整天擔心別人謀殺他,是不是壞事幹多了,才會這麼害怕呢?這句話,她當然沒好意思說出來。

“想多了,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命,很值錢。”

“席總,真的,七熹說的不是沒有道理,K大治安很好的……”不忍心自己的鄰居小妹被欺負,顧聲出聲保護她,沒想到,卻更加讓席駿轍震怒。

七熹?竟然喊得這麼自然又甜蜜。感覺心裏仿佛有什麼酸酸的在流淌。

他這才斜眼看了下這個大男孩,好像比自己年齡還年長那麼一點點,斯文俊雅,還仿佛有幾分眼熟。

看來是夏七熹的老相好啊!

“我在教訓我的助理,關你什麼事?”他一貫如此霸道無禮。

“我是K大的碩士生,我了解這裡,席總,我沒有惡意。”

席駿轍更加憤怒,鄙視地瞪著顧聲,仿佛在警告他,不要開腔了,我已經要燃爆。

氣氛變得僵持了。

“顧聲,怎麼了?”李津津走來,緩和了下氣氛:“席總,到處找您呢,我們備下薄宴,請您賞臉。”

她不滿地瞪了一眼顧聲,怎麼讓席總不開心了呢?

顧聲說:“沒什麼,可能席總有些誤會。”

“你就是不會說話。”李津津埋怨了他一句,熱切地看著席駿轍,多希望他能馬上答應。

夏七熹悶悶地說:“席總,既然您擔心安全,那不如送您回公司吧!”

“不回!”席駿轍竟然像是在賭氣一樣,說:“走,赴宴。”

真是一個奇怪的人啊,讓他做什麼,他偏不做,就是喜歡和你對著幹。

席駿轍走了幾步,見夏七熹竟然沒跟上來,回眸逼視著她,夏七熹無奈,只得跟上,而顧聲見自己的女朋友在引導席駿轍,他也緊跟而行。反正,他也不是外人。

席駿轍作為貴賓,自然是在主位落座,而夏七熹只能坐在普通工作人員的餐桌那。

顧聲本想坐到女友身邊,卻被她趕走,她自然要在席駿轍身邊陪著,席駿轍這樣的人中龍鳳,不是每次都能有機會遇到的,即使她是校長的千金。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