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下午忙完一天的工作,席駿轍走向自己的私家車。

忽然,一個身影走了出來,嚇了他一跳,還以為又來了一個暗算他的仇人。

沒想到,卻是真剪短寸頭的夏七熹。

他這才想起來,夏七熹說他買好襯衣換好裝了,他讓她去車庫等他。

這麼一等,難道還真等了一個小時?

夏七熹的確是等了席駿轍一個小時,就當是監視犯人,這是他們在警校的必修課,必須要耐心,負責,細緻。

雖然她內心是極不耐煩的,可在她心裏,時刻將席駿轍當成自己的目標犯人,所以很多壞脾氣,都得到了收斂。

剪短了頭髮的夏七熹,竟然真的……挺好看的。

高高的鼻梁,秀氣的五官,紅潤如櫻桃一般的嘴唇,帶著純情的氣息,如果不是略微瘦小了些,這美貌,都快趕上自己了!

席駿轍發現自己竟然看呆了,不僅看呆了,還發現內心有小小的嫉妒。

席駿轍急忙收回目光,心裏說,我呸,一個小服務生,能有什麼美貌,這個世界上,氣死潘安的,不是只有他席駿轍嗎?

再看他的衣服,席駿轍自然是識貨的,不禁怒了:“你這買的什麼襯衣?根本不是品牌。”

就是大眾品牌,雖然不是名牌,可穿在她身上,貼身並且舒適。

“襯衣不是越貴越好,這是我在高校街專賣店買的襯衣,大眾品牌,衣服只要穿得舒適就好了,哪有那麼多講究,你以為人人都是紈绔子弟嗎?”說完,夏七熹不忘鄙夷地掃視了下席駿轍身上一眼。

一件衣服,就是工薪階層一年的年薪吧!

他這樣的人,就是社會的寄生蟲。

席駿轍不多話,走上去,撕她的襯衣。

我不信你了,撕掉你的衣服,我看你還換不換?

“你幹嘛?”夏七熹本能地護胸。

席駿轍曬笑:“你這動作,未免也太娘了吧?還擔心我襲胸?”

“怎麼,不可以嗎,你不是喜歡男人嗎,誰知道你想幹什麼?我是助理,賣笑不賣身的助理!”

“那你倒是笑一個給爺看啊!”席駿轍調戲她。

夏七熹心想,不能被這麼欺負了,得讓這個大少爺,知道她的厲害。

她看到地上有塊磚頭,走上去,拿在手上,惦了惦。

席駿轍愣了:“你,你想幹什麼?”

說話都結巴起來。

夏七熹鄙夷地想,剛才是誰說自己娘的?明明是自己娘得很!

“不幹什麼,我就是手癢了,我一手癢呢,就喜歡劈磚。”

“啊,你還有這樣變態的愛好?”

話音未落,就看到夏七熹一手劈下去,磚頭斷成兩截。還配上“呼呼哈嘿”的自帶音響效果。

席駿轍呆若木雞。

“席少爺,你放心,如果再有人敢打你,罵你,侮辱你,調戲你,蹂躪你,想將你拍成大蒜醬,就會像這塊磚頭一樣,在我的鐵拳之下,塵歸塵,土歸土。當然,如果你給我的工資拖欠的話,我也會拖下時間,等你被人扁完,再替你報仇。”

說完,將斷成兩截的磚頭,重重扔在地上。

看到席駿轍一副面無人色的表情。夏七熹翩然而笑。

好解氣!

算了,和這小助理,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人。

席駿轍教訓她:“記住,在我們上流社會,講究的是動嘴不動手。只有靠力氣的下流社會,才是動手不動嘴。”

“那,再遇到暗算你的壞人,我就只動嘴?”夏七熹說:“喊一聲‘來人啦,救命啦’,然後叉腰旁觀?如果這樣,我沒意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