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這些苦,有朝一日,定會讓他們加倍奉還!”

司徒楠看著樂正蔓認真的樣子,眼神裏充滿了仇恨,一時竟對這個相處了十多年的妹妹陌生起來。

阿巫漸漸止住了哭聲,輕聲抽泣著,端來傷藥,準備給樂正蔓上藥,卻被司徒楠接過,親自替樂正蔓上藥。

“讓阿巫來吧。”樂正蔓忍著痛說道。

“就讓我來吧,剛才阿巫找我幫忙,你也知道那樣的場合我根本幫不上忙,看著你受苦,我也於心不忍,奈何無能為力。”

宋氏同司徒靜向來見不得她們姐妹二人,司徒楠又生性柔弱,又生的漂亮,更是不受她們待見,故而處處刁難,司徒楠只好忍氣吞聲,如今連幫樂正蔓說句話也幫不上。

“沒事。”樂正蔓淡然道。

在司徒楠的心裏,覺得樂正蔓還是她一母同胞的妹妹,卻不知現在的樂正蔓拿整個將軍府當敵人對待的。

司徒楠輕輕在樂正蔓後背的傷口上涂著藥,一邊又有些好奇的問道:“你是如何脫身的?”

她剛才去看過司徒靜了,傷的比樂正蔓還重,以司徒峰的為人,定不會放過樂正蔓的。

“不知從哪兒出來的七王爺,是他幫我說話,才得以脫身。”

只是這一句,司徒楠慌神,手下有些使勁,疼的樂正蔓皺緊了眉頭,阿巫察覺,趕忙喚道:“大小姐,你弄疼小姐了。”

“哦,二妹不好意思,姐姐手重了。”

“無妨。”樂正蔓壓低聲音,忍著疼痛道。

司徒楠臉上浮現出笑意,喃喃自語道:“他回來了。”

“你認得此人?”樂正蔓隱約聽到,追問道。

司徒楠知道樂正蔓說的是莫楓卿,一時漂亮的臉頰染上紅暈,多了些許女子的嬌羞。

“你……忘了嗎?”

樂正蔓一時還真想不起來,幸虧阿巫記得,忙說道:“小姐你忘了,這七殿下跟大小姐可是有婚約的。”

樂正蔓頓時恍然大悟,當年莫楓卿的母妃臨死之時,特地訂了這門親事,當時琉貴妃是想著定她的,可是司徒峰以她身子虛弱,又隨母姓拒絕,司徒靜又是庶出,故而定下了司徒楠。

“原來長姐是為了你那未來夫君弄疼我的。”樂正蔓還有心情調侃司徒楠。

“二妹,你再這樣,我可不管你了。”

“好好好,不說了。”

司徒楠臉上的紅暈又添了不少,心下正高興,這幾年她一直受宋氏跟司徒靜的排擠,總是想著離開,如今莫楓卿回來了,莫不是來兌現這門親事,來娶她的?

“說來這位王爺也是命苦,沒了母妃,在彬州都十年了,才得以回來。”阿巫唉聲嘆氣的感嘆道。

不免將樂正蔓的思緒拉遠了,當年琉貴妃剛死不久,太子一夥人便針對莫楓卿,也不知是誰一紙訴狀參到了老皇帝哪,說莫楓卿不詳,必須離開楓都,不然會危及老皇帝極其整個北楓國,老皇帝雖疼愛這個兒子,卻也不得不顧全大局,將莫楓卿送往彬州。

彬州乃北楓邊境,名為莫楓卿親自鎮守,實則是處處受太子眼線的限制,將莫楓卿軟禁於此。

樂正蔓慌神之際,帳篷外傳來侍女通報的聲音,“九王爺到!”

莫楓言!

司徒楠趕緊替樂正蔓披上衣服,莫楓言進來後,一臉的關切之意,忙上前詢問道:“蔓蔓傷的可嚴重?可上過藥了?”

原本是問樂正蔓的話,見樂正蔓冷著一張臉,對莫楓言愛答不理,司徒楠趕緊緩解氣氛。

“多謝王爺關心,已經上過藥了。”

“哦,那便好,本王這裡有幾瓶上好的傷藥,你待會替蔓蔓涂上,日後不會留疤的。”

不會留疤!

聞之,樂正蔓差點不爭氣的流出眼淚來,前世她三番五次替他殺人,被打的滿身傷痕,到最後都只會換來莫楓言的一句,涂上藥膏,日後不會留疤。

“九王爺的藥還請拿回去吧,我受用不起!”樂正蔓頭也不回的說道。

莫楓言是個愛面子的,見樂正蔓如此不知好歹,便也怒了,“本王好心關心你,沒想到你竟然如此不知好歹!”

“無事獻殷勤非姦即盜。”

“你!”

怕事情再鬧大,司徒楠趕緊勸解道:“九王爺還是先回去吧,蔓蔓今日受了委屈,有些衝撞王爺,還請王爺不要放在心上。”

“活該她被打!”

莫楓言哪咽的下這口氣,心裏早就記下這筆賬,怒視樂正蔓一眼,甩袖離去!

而樂正蔓強忍著淚水不落下,一雙眸子像是集滿了怒火,努力克制自己不痛聲大哭!

“蔓蔓你……”變了兩個字,司徒楠終究是沒說出口,樂正蔓卻也猜到了。

“長姐先回去休息吧。”

司徒楠走後,樂正蔓也在阿巫的服侍下微微瞇了一會兒,所幸今日只是受了些許鞭傷,沒有傷到要害,倒是司徒靜,怕是得養好十多天了!

果然另一邊帳篷裏,司徒峰正一臉焦急,詢問太醫司徒靜的情況,“太醫,我這女兒傷勢如何?”

太醫整理好藥物,將藥單遞給下人,“將軍不必擔心,不過是些皮外傷,修養幾日就好了。”

“皮外傷?那為何都這會兒還不醒來?”司徒峰瞧了瞧床榻上的司徒靜,雙目禁閉,臉上淤青。

“三小姐是因受了些驚嚇,再加上二小姐下手太重,所以暈倒了,不過沒有性命之憂,一個時辰內自會醒來的。”

提起樂正蔓,司徒峰已經狠的咬牙切齒,“那就請太醫替小女先抓藥吧。”

送走太醫,司徒靜的丫頭阿淶故作抽泣上前說道:“將軍,如今我們小姐傷的如此嚴重,回去可如何向二夫人交代啊?”

自司徒峰娶了宋氏之後,對她是言聽計從,司徒靜出生後,更是疼愛非常,如今司徒靜被樂正蔓打了,回去後,免不了聽宋氏嘮叨。

“行了,明日一早,你便帶著三小姐先行回楓都養傷,告訴夫人,一切事情,等我回來之後,自會處理!”

回去後,他自會教訓樂正蔓,在這裡礙于老皇帝跟眾王爺,他更不好說什麼。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