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很快侍女便將已經暈厥的司徒靜扶了下去,莫君臨有些抱歉的鬆開樂正蔓,“剛才情況危及,冒犯姑娘了。”

樂正蔓知道莫君臨剛才好言相勸,都是為了她好,雖然面無表情,卻緩緩點了點頭。

“還不快把二小姐抓過來!”

司徒峰怒火中燒,是在氣樂正蔓將司徒靜打成那般,很快將軍府的侍從將樂正蔓禁錮,抓到了陛下面前。

司徒峰二話不說,上前來先給了樂正蔓一腳,讓她跪了下來,樂正蔓回頭,怒視司徒峰,“何故打我?”

“你這個逆子,還好意思問!先不說你將你三妹妹打成重傷,在陛下面前竟敢行兇,你說該不該打!”

說罷司徒峰欲要去打樂正蔓,老皇帝也覺得是家事,不便開口,卻聽到別人阻攔的聲音。

“大將軍的火氣還是如此大啊!”說話聲裏夾雜著些許嘲諷,墨衣男子大步而來。

樂正蔓瞧了瞧如此隨意邋遢之人,她確實不識,只見這人看到老皇帝後,立即收起不正經的笑容,在她旁邊跪了下來。

“兒臣給父皇請安,父皇萬安。”

老皇帝已經激動起身,眼眶裏淚花盤旋,快步走了過來,親自扶起此人,佈滿皺紋的手輕輕撫摸著面前的人,蒼老的眼神裏多的是心疼。

“楓卿,我的兒啊。”

聞之不僅樂正蔓吃驚,圍場不認識此人的人也是有些吃驚,因為此人正是老皇帝的第七子莫楓卿,前世他十五歲就去了彬州,再沒回來,如今怎得回來了?

“還請父皇見諒,兒臣多年未見父皇,甚是思念父皇,便直接到了狩獵場來見。”

“無妨無妨,本是寡人年邁,思慮過多,前些日子又看到你送來的東西,一晃已經十年之久,這幾年你受苦了。”

老皇帝對莫楓卿多的是愧疚,拉著莫楓卿直接到了主位坐著,一時眾人都忘了樂正蔓之事,關心起莫楓卿的突然回朝。

“七弟你終於回來了,讓二哥好生掛念啊!”說話之人一身紫色常服,上面卻用金線繡著蟒蛇,年紀已經四十多的樣子,不是太子又能是誰。

“既然二哥掛念,為何這幾年都不見二哥的書信了?”莫楓卿一雙眸子輕撇,嘴角微揚,故意問之。

太子一時啞言,眾人也都感覺到此時的尷尬,忽聽得莫君臨說道:“小侄見過七王叔,待父親向王叔道歉,未曾給王叔來過書信,是因父親忙著幫皇爺爺處理政務。”

“是啊是啊。”太子跟著附和道。

莫楓卿聞聲望去,見是莫君臨,便笑道:“原來是二哥的兒子啊,如今都長這麼大了?我走時你還不到十歲呢。”

“是啊,七哥一去可就是十年,樣貌倒是變了許多,如今怎麼這般滄桑了?”如此語氣對莫楓卿的只有莫楓言了!

“九弟還是如此風流倜儻,到底是做七哥的老了啊。”莫楓卿隨意敷衍了幾句。

便同老皇帝說道:“父皇,兒臣剛回來,您就不要讓丫頭們跪著呢,怪累的。”

他嘴裏的丫頭莫不是自己?樂正蔓猛的抬頭直視莫楓卿,只見他笑臉盈盈的望著自己。

老皇帝極其眾人這才又將目光放在滿身傷痕的樂正蔓身上。

“王爺不知,這逆子剛才不僅驚了聖駕,還傷了她三妹妹,該讓她多跪一會兒的。”司徒峰哪肯饒了樂正蔓。

“驚不驚聖駕的不是將軍說了算的,我倒是瞧著父皇並沒有受到驚嚇。”

老皇帝這會兒只顧見到莫楓卿的高興勁,哪還顧得了樂正蔓的事,便說道:“都是些家長裏短的瑣事,司徒愛卿你自行解決吧。”

莫楓卿安撫完老皇帝起身,走到樂正蔓身邊,不理會司徒峰的話,向樂正蔓伸手道:“起來。”

話語雖輕,卻足夠眾人都聽得到,樂正蔓遲疑之際,莫楓卿已經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扶了起來。

隨即轉身對老皇帝說道:“父皇說的對,不過是姐妹之間玩鬧,一時紅了眼也是常有的,如今這丫頭也是滿身傷痕,何不讓她先去處理傷口。”

“是啊,蔓蔓向來溫順,今日多半是被打急了,所以才出手傷人的,還請父皇饒了蔓蔓這次吧。”

莫楓言也跟著來關心樂正蔓,卻不知樂正蔓早已不是當年的她,對他的憐憫之心,只當做是瘋狗亂叫!

“不可……”

“行了,快讓這丫頭下去休息吧。”

司徒峰話未說完,老皇帝出言阻止,一擺手上來幾個侍女,將樂正蔓扶了下去。

臨走之時不忘又撇了一眼莫楓卿,他笑的雲淡風輕,輕搖手中的折扇。

一路回到自己帳篷裏,侍女快速褪下樂正蔓身上破爛的騎裝,幫她清洗著傷口。

“小姐!小姐!”

如此大呼小叫的聲音,也只有她身邊的貼身侍女阿巫了,很快阿巫已經衝到了她面前,看著她傷痕纍纍的後背哭的越發厲害了。

阿巫自小便跟著她,前世她死去夠,陷害阿巫也沒落得個好下場吧。

“如今二妹妹受了傷,你再別哭了,省的她心煩。”

輕柔的語氣,一陣梅花的香氣飄來,緊接著司徒楠一身粉色羅裙走了進來,她是樂正玉唯親生,是將軍府堂堂正正的大小姐,有著大家小姐的穩重端莊。

司徒楠走致床榻邊,本想走近細問,卻見樂正蔓眼神冰冷可怕,面無表情,讓她不敢靠近,她的二妹妹以前眼神裏沒有這些的,有的只是溫柔,如今這是怎麼了?

“你受苦了。”司徒楠緩緩坐下,看著樂正蔓身上一道道的傷痕,一雙漂亮的眸子裏聚滿淚水,輕輕用帕子擦了擦。

她雖是將軍府大小姐,卻因生母樂正玉唯與司徒峰不和而不受待見,三年前樂正玉唯去世之後,司徒峰更是對她跟樂正蔓冷臉相待,一直被宋氏跟司徒靜欺壓。

樂正蔓因有樂正玉唯親傳的武功,在軍營還有一官半職,而她自小不喜舞刀弄槍,在眾人眼裏是無用之人,所以她在那個家已經越來越沒有位置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