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冰冷的空氣灌進衣服裏,仿佛要把血液凍僵。

蘇漓臉色發白,神情卻很平靜,她縮著身子腳下加快速度,輕車熟路地跑進山間竹林內,照著前世的經驗,不小片刻就挖出了兩顆冬筍,她抱在懷裏又跑到河邊蚌殼堆撿了一隻完整的大蚌殼。

河水刺骨冰涼,蘇漓蹲在河邊慢慢清洗冬筍和蚌殼,河水倒映出她那張蠟黃的小臉,只有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稱得上靈秀。

自記事以來,她幾乎沒吃上過一口好飯好菜,明明已經十四歲,身子卻還瘦弱地像個十歲小童。

摸了摸沒有疤痕的臉頰,蘇漓露出一絲動人微笑。將洗凈地東西全部抱在懷裏,又入了山中,過了約莫一個時辰才從山上下來回到屋中。

將裝滿清水的蚌殼平穩地放在炭火盆上,蘇漓裹起被子到墻角撿了幾塊木炭扔進炭火盆中,沒多久蚌殼內的水就“咕嚕嚕”地燒開了。

看冒著白氣的熱水不斷翻滾,蘇漓不再遲疑,將已經撥開一部分的冬筍扔進去,一邊手裏不停繼續剝冬筍。

慢慢地,竹筍的香氣在屋內瀰漫。蘇漓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肚子似乎也叫得更響。

拿起身邊的樹枝撈起一些已經七成熟的筍條,蘇漓顧不得燙,直接“嘶溜”吸入嘴中,嚼了兩三下就吞入腹中。

“好嫩!”

蘇漓的眼珠子立刻亮了,眼巴巴地看著水裏翻騰的筍條,其實什麼味都沒有,可對她來説,就算是苦野菜也能吃出甜味,更何況是口感更好的冬筍。

蘇漓動作很快,冬筍略微一煮就被她撈起來吃了。

不到半個時辰兩顆冬筍下肚,蘇漓有了八分飽,頓時體內生出幾分力氣,不再感覺渾身軟綿綿的。

小心翼翼地處理完蚌殼後,她才從懷中拿出從山上採下來的幾株草藥,陷入了沉思。

這幾株草藥,全都是用來改善她身體的補藥,不過她也知道虛不受補,雖掌握好量,但估計也要發好幾天的燒。

呼呼……

思考沒多久,蘇漓就感覺喉嚨間有了灼熱感,這是發燒的前兆,兩個時辰的寒風不是白吹的,更何況她的身子還那麼虛。

直接將草藥一把塞進嘴裏嚼下,蘇漓裹起被子重新躺下,補藥發揮作用,沒多久她就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

“二小姐,二小姐……”

焦急又壓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蘇漓勉強睜開眼,感覺身體就像在火爐中一樣,連帶著腦子都感覺要被燒糊了。

視線模糊了片刻,終於變得清晰,她抬頭看著正將她抱在懷裏的老婦人,不是李嬤嬤又是誰。

“我命苦的二小姐啊……”

李嬤嬤粗糙的手搭在蘇漓額頭,眼淚早就糊了雙眼,突如其來的發燒意味著什麼,她心裏再清楚不過。

“嬤嬤奶娘麼?”

微弱的聲音響起,李嬤嬤一驚,旋即驚喜交加地道:“二小姐,你醒了?!”

聽到蘇漓對她獨有的稱呼,李嬤嬤心頭抽痛,臉上神色卻變得更加溫柔,低頭摸著蘇漓的臉蛋,輕聲道:“二小姐,是我,是奶娘嬤嬤!”

蘇漓痛苦地皺了皺眉,可憐巴巴地説道:“奶娘嬤嬤,我想見大哥,夜明珠不是我偷的,我想見大哥……”

硬撐著説完這句話,蘇漓歪頭又睡了過去,倒不是她裝,而是藥力太過兇猛,即便是以她千錘百煉的意志,也有點抵不住。

見蘇漓又昏睡過去,李嬤嬤頓時慌了,接連喊了幾聲,都沒見蘇漓醒過來。她心房一顫,微微鬆開手。

呆愣片刻,李嬤嬤目光變得堅定,她輕輕撫在蘇漓滾燙的額頭,低聲道:“二小姐,奶娘嬤嬤這就去給你找大哥!”

來不及收拾什麼,李嬤嬤轉身就往蘇家大宅狂奔而去。

……

天色漸晚,蘇清潭放下手中長劍,長呼了一口氣,正欲回房讀書,院外卻傳來一陣喧嘩聲。

“奴婢真的有要事跟大少爺稟報,説一句話就走……”

“放肆!大少爺的院子豈是你一個下等嬤嬤能來的地方。”

門衛嚴厲的訓斥讓蘇清潭眉頭微蹙,他看不慣娘親給他安排的那些盛氣淩人的門衛,不過母命難違,他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他喚來丫鬟道:“讓那嬤嬤進來。”

丫鬟頓時面露難色,“少爺,夫人讓你專心讀書,不可……。”

“我是少爺,還是你是少爺?”蘇清潭冷聲道,“一句話能耽擱多少時間,讓她進來!”

丫鬟見少爺發火,不敢違逆,連忙起身去院外將李嬤嬤放了進來。

李嬤嬤得到允許,滿是絕望的臉上立刻露出驚喜,二話不説跨進院子內。

“原來是李嬤嬤,尋我何事?”

蘇清潭看到興衝衝地李嬤嬤,疑惑問道,李嬤嬤是二妹小時候的奶娘,因此他也熟悉。

李嬤嬤看見蘇清潭平淡的表情,心裏頓時咯噔一聲,臉色微白,看來大少爺沒她想像中那麼在乎二小姐。

不過事已至此,她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撲通一聲跪下,哭訴道:

“大少爺,不管二小姐犯的錯有多嚴重。還請大少爺移駕,去見二小姐最後一面!這可是二小姐臨死最後一個願望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