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初春的大蘇鎮,依舊冷到了骨子裏,入目滿是枯黃的山林挂著點點雪跡,風兒一吹,細碎的雪花便三三兩兩地散了。

寒風蕭瑟中隱約傳來幾聲老媽子的竊竊私語。

“蘇家二丫頭被掃地家門啦!”

“活該!聽説她耽誤蘇家大少爺的前程,沒被打死就不錯了!”

“嘖嘖!”

……

天色微亮,在山路上便迎面走來一位彎著身子的老婦人。她一直走到山腳下一間四面透風的破落茅屋前,才單手拍了拍身上的霜跡,吱呀一聲推開門擠了進去,隨後立刻關上木門,好似只要這道門關上就能隔絕寒冷。

屋內的炭火早就滅了,老婦人皺了皺眉,滿是滄桑的臉色顯出幾分心疼,三兩步間走到床榻前,掀開堅硬如鐵的棉被,露出其中縮成一團、小臉凍得青紫的小女娃。

“造孽喲,二夫人的心也太狠了,不管怎麼説……她都是蘇家二小姐啊!”

老婦人抹了把眼淚,從懷中小心翼翼地端出一碗還冒著熱氣的米湯,給蘇二丫灌了下去,而後立刻抓緊時間給屋子生了炭火,將蘇二丫抱在懷裏捂了一陣子,又匆匆忙忙的離開了。

再過些時辰,三小姐就該起床了,她得趕緊回去照看。

即便知道二小姐活不過初春,老婦人心中依舊是存了一絲念想,因此每天淩晨都偷偷過來照顧。

就在老婦人離去不久,躺在草榻上一動不動的蘇二丫忽然如同詐屍般地直起身,隨後睫毛微顫,露出一雙空洞的眼珠子。

炭火不斷地跳動,不知過了多久,蘇二丫眼珠子動了動,隨後小腦袋微微一偏,目光聚集在炭火之上。

前世,她就是被這盆炭火給毀了容啊。

“李嬤嬤……”

蘇二丫呢喃一聲,緊了緊身上單薄的被子,費力地下床,最後乾脆靠在了炭火盆邊上,這才感覺刺骨的寒意退去了小半。茅屋的角落還堆著一小堆木炭,她知道都是李嬤嬤一點點從三妹的房裏偷來的,三妹是娘親的心頭肉,冬天足足給她分配了百斤木炭,根本用不完。

望著茅屋外光禿的枝婭上抽出新芽,蘇二丫眸中露出迷茫之色,這一抹迷茫轉瞬即逝,很快就化作深不見底的幽然,前世種種自腦海中掠過。

她是蘇家二小姐,卻是活得比丫鬟還不如,爹不疼娘不愛,甚至沒有一個像樣的名字,直至十年後她才有了真正的名字:蘇漓。

從前在蘇家,只有大哥蘇清潭和四弟蘇清皓給了她一絲活下去的動力,可自禍事後,就連大哥也疏遠了她,她在自己親娘的折磨下,每天都活在生不如死的地獄。

因為繁重的活計,整整十年下來,她落下一身病根,明明只有二十多歲,看上去卻像是三四十歲的老女人。跟比她小一歲的三妹蘇子佩一比,她這個姐姐更像是她娘。

因為臉被毀容,蘇家有意讓她出嫁換取利益,卻始終嫁不出去。最後蘇家也看出來她沒半點可利用之處,在蘇子佩的暗示下,最終下嫁給一個雙腿殘疾的落魄少爺。

不是正妻,是妾。

可她那一天卻是她前世一生中最高興的,她已經被折磨怕了,時光早已磨平她所有的棱角。

相公待她出奇的好,甚至可以説溫柔。在第二年,她給他生了個兒子。

她以為自己終於脫離苦海,找到美好的歸宿。

可沒過幾個月,便宜相公就被人在街頭亂棍打死,兒子也被生生掐死。而她,則被扔進了軍營最骯髒的地方。

後來她才知,這一切的變化,不過是因為那時身為將軍夫人蘇子佩輕飄飄的一句話:“就算她是我親姐姐,也不能磨滅她丈夫是叛國罪臣後人這一事實。”

短短數月,她從天堂重歸地獄。

而蘇子佩,卻博得一個大義滅親的好名頭!

她甘願化作厲鬼,在軍營中茍且偷生,暗中卻習毒醫傳承,欲要毒死蘇家全家,可處心積慮到最後,卻失手毒死親生父親……

蘇漓痛苦地閉上雙眼,兩行淚水漱漱而下,處以極刑時,她被綁在刑架上,妄想著來世,卻不曾想老天爺竟真的讓她重返十四歲。

  “咕嚕嚕……”

肚子裏發出來的聲音將蘇漓拉回現實。

這個把月來全靠李嬤嬤送的米湯維持,她昏迷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醒了自然感覺饑餓非常。

蘇漓裹起被子起身推開了門,刺目的陽光照得她微微瞇眼。思考片刻,她放下被子,就這麼穿著單薄的一層麻布衣融入寒風之中。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