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五章 你給我出來

“打什麼招呼?不過是一夜;情罷了。”蘇夏回過頭,不屑一顧的笑了笑。“無論如何,事實就擺在眼前。南宮皓軒,我從來都沒有騙過你,包括這件事情。”說著,蘇夏指了指床上的那抹暗紅。

南宮皓軒這才注意到那抹刺眼的紅色,可隨即,他卻露出一個更加嘲諷的笑容來:“蘇夏,你以為我這麼愚蠢嗎?這點血根本說明不了什麼。現在的醫療這麼發達,誰知道你是在哪家醫院補了一層膜?”

“南宮皓軒,你這話未免太過分了!”蘇夏沒料到他會說出這種話,不禁氣紅了臉。

“算了,不必爭執這些無所謂的事情,反正你我都不在乎,不是嗎?”南宮皓軒冷笑一聲,徑直走到自己的外套旁邊,掏出錢包,從裏面抽出一疊百元大鈔來。

“這是你的服務費。不過蘇夏,不得不說,你的床技可夠爛的。”

蘇夏愣愣的盯著腳下散落一地的百元大鈔,淚水不知不覺間盈滿了眼眶。終於,她對男人的最後一絲幻想,也被南宮皓軒給親手打破了。幾年不見,他當真變得更加冷漠,更加無情。

就像是洛易澤一樣。

就在蘇夏發呆的時候,南宮皓軒早已經離開了房間。直到那通秦思打來的電話,才讓蘇夏徹底清醒了過來。

“蘇夏,你在哪?你媽媽出事了!”

“怎麼回事?思思,你在哪?”蘇夏這才想起,昨天媽媽覺得身體不舒服,就沒有去上班,在家休息。而自己則被洛易澤和張素素的訂婚典禮搞得頭昏腦漲,竟然忘記給媽媽打個電話,問問情況了。

“蘇夏,昨晚你電話打不通,阿姨就給我打了電話。她身體不舒服,差一點暈倒,我就陪她去了醫院。現在檢查結果出來了,是尿毒症晚期,需要終身透析或者換腎。”秦思的聲音聽上去可不妙。

“蘇夏,我問了醫生,手術費用至少需要四十萬…”

蘇夏頓時大腦一片空白。

四十萬?別說四十萬,就是四萬,自己也拿不出來啊!

腳邊的百元大鈔再一次刺痛了蘇夏的眼睛,她咬著嘴唇站了一會兒,緩慢地蹲了下去,把散落在地上的錢,一張一張的撿了起來。

就算南宮皓軒當自己是出來賣的,又能怎麼樣呢?蘇夏自認為,自己的人生已經不能夠再壞了。僅有的兩段感情,都以如此難堪而又無法回首的方式收場,原來世上的男人,都是一個樣子。

蘇夏甚至來不及去醫院看媽媽一眼,直接趕回到秦思家中,換了一身乾淨衣服,火急火燎的來到了市區外的高檔別墅區。

儘管蘇夏百般不情願的見到這個男人,可是為了媽媽的手術,她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來了。而更加諷刺的是,在這個讓蘇夏傷心而又悲痛的日子裏,卻是蘇宏圖的生日。

門口停滿了高檔轎車,院子裏面傳來舒緩的音樂聲。蘇夏站在大門外面,可以隱約看到裏面走來走去的人群。男人們西裝革履,而女人們則穿著各式各樣的小禮服裙。這場上層人士的聚會當中,蘇夏註定是最格格不入的那一個。

別墅裏面人來人往,可蘇夏就是找不到自己要找的人。然而,偏偏天不遂人願,蘇夏沒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父親,卻反而和繼母以及她的女兒狹路相逢。

“呦,這真是稀客呀媽媽。我還以為,她不記得今天是爸爸的生日呢。”蘇錦玉挽著母親,手裏端著一杯上好的香檳,大驚小怪的叫嚷道。

蘇夏厭惡的看了看眼前的這對母子,壓低了聲音說道:“我爸在哪兒?我有要緊事找他。”

“蘇夏,儘管今天是宏圖的生日,可你也不至於見了我們母女,連聲招呼也不打吧?到底是小戶人家出來的姑娘,真是一點禮貌也不懂。真不明白宏圖當年是怎麼容忍你跟你媽媽的。”一旁的田靜不滿的翻了個白眼。

“是啊媽,真不知道爸爸是怎麼想的,怎麼還不跟這對母女斷絕關係。”一旁的蘇錦玉也滿臉鄙夷的幫腔道。

原本就是焦點的母女兩人,已經吸引了一部分人的目光。再加上這番對蘇夏的冷嘲熱諷,已經是讓周圍的賓客紛紛看了過來。

各種各樣的目光投射到蘇夏的身上,蘇夏只覺得一陣難堪。這個場景,早在她進門之前就已經預想過,只是沒有想到,真正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到底還是如此的難以收場。

周圍開始響起一陣陣的竊竊私語起來。蘇夏緊緊的攥著拳頭,望著周圍一群群西裝革履,光鮮亮麗的達官顯貴們,忽然覺得上天是如此的不公平。

憑什麼蘇宏圖這個渣男就可以帶著自己的新歡和女兒,在這裡享受錦衣玉食?憑什麼自己的母親,此刻就要躺在醫院裏面,等著自己向蘇宏圖乞求那四十萬的手術費用?明明是他蘇宏圖做錯了事情,卻要自己和母親替他買單嗎?

委屈和不解涌上蘇夏的心頭,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她一把搶下身邊一個司儀的話筒,三兩步站到高處,深吸了一口氣,大聲的喊道:“蘇宏圖,我知道你在這裡!你給我出來!”

話一齣口,別墅裏面立刻安靜下來。原本的嘈雜聲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投射到了蘇夏的身上。

也難怪,眼前的這個女孩,甚至沒有穿著一件像樣的禮服,只一身普普通通的T恤和牛仔褲,出現在這個地方,的確是那樣的格格不入。

蘇夏委屈的咬緊了嘴唇,用力攥著拳頭。她必須要忍受這一屋子的異樣目光,必須要用這樣的辦法逼蘇宏圖和自己見面。為了拿到媽媽的手術錢,自己就算是受了再多的委屈,也值得!

“姑娘,你是來幹什麼的?快下來吧,好好的聚會被你給叫停了,不覺得掃興嗎?”低下開始有人衝著蘇夏喊道。

“是啊姑娘,看你年紀輕輕的,就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行嗎?”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