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三章 冤家

一襲淡粉色連衣裙的蘇夏,腳踩一雙灰色麂皮細高跟鞋,看上去清新脫俗又溫婉可人。不停有男士投來讚賞的目光,可蘇夏卻渾然不覺。

她的心思,全都放在不遠處那一對正對著客人敬酒的狗男女身上。

蘇夏今天能夠出現,還多虧了秦思的狗仔身份。既然當天張素素給了自己這樣一份大禮,那麼自然,自己也要回他們一份大禮了。

秦思悄聲回到蘇夏的身邊坐定,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便心領神會。

司儀很快宣佈訂婚典禮開始,而在這之前,蘇夏早已經把自己灌得微醺。

也不知是這典禮上提供的紅酒太好喝,還是蘇夏想要借酒消愁。可是,一看見臺上那個自己深愛了幾年的男人正牽著其他女人的手,蘇夏就控制不住的要把紅酒一杯接一杯的灌進肚子裏面。

她不明白,自己跟那個張素素想必,究竟哪不如她?

“呦,這不是蘇夏嗎?”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響起,蘇夏抬頭一看,頓時酒醒了不少。

那是洛易澤的母親,她們曾經見過一面,然而,他的母親卻並不喜歡蘇夏。

蘇夏訕訕的站了起來,可是面對著洛易澤的母親,她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上次見面的時候,自己就被嫌棄出身貧窮,還是單親家庭。工作也不好,賺的錢只夠維持自己的生活,甚至付不起一套房子的首付。的確,似乎這樣比起來,張素素比自己更應該嫁進洛家。

“媽,您怎麼在這兒呀,快回去坐下吧,典禮馬上就要開始了。”

不是冤家不聚頭,偏偏此刻,張素素也出現了。見到蘇夏,張素素顯然愣了一下,似乎是沒有想到,蘇夏竟然真的會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位就是易澤的前女友吧?果然是一臉窮酸樣,配不上我兒子。素素,咱們走吧。”洛易澤的母親正如意料之中的對蘇夏挖苦了一通,便挽著張素素要走。而張素素也在臨走之前,對著蘇夏露出了一臉譏笑。

蘇夏賭氣的坐下來,不禁再次眼眶發酸。

秦思連忙心疼的安慰了幾句,卻都無濟於事。好在,還有那份她代替蘇夏送上的大禮。

“各位來賓,大家好。歡迎來到洛易澤先生與張素素小姐的訂婚典禮的現場,我是本場典禮的主持人。”司儀好聽的聲音響起,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我們的新人特地準備了一個短片,請大家共同見證這段美好的戀情!”

話音既落,場內頓時響起了柔和的音樂。臺上的LED螢幕亮了起來,台下一片掌聲。

然而,當第一張照片放出來的時候,場內不禁一片譁然。

那是一張艷照,而照片的主人公,正是張素素與另外一個男人。那男人看上去至少有四十歲,兩人站在酒店的窗前熱吻,張素素身穿的連衣裙已經被拉開了拉鏈。

“怎麼回事?這照片裏的人不是今天的新娘嗎?”台下開始有人喊道。

艷照一張接一張的放了出來,照片裏的女人全是張素素,可男人,卻沒有一張是同一個人。發生了什麼,顯然可見一斑。

張素素的臉頓時黑了起來,隨即直奔著蘇夏這桌小跑過來。還不等蘇夏反應過來,早已經被張素素給揪著頭髮,從椅子上拽了起來。

“蘇夏,你這個賤人,竟敢破壞我的訂婚典禮!”

秦思見狀,自然不肯袖手旁觀,便也立刻揮起手臂,揪住了張素素的頭髮。三個女人頓時扭打成一團,伴隨著此起彼伏的尖叫聲,當真是慘不忍睹。

洛易澤也黑了臉,大步走了過來,一把拎起跌倒在地上的蘇夏。他狠狠的捏著她的胳膊,像是拎起一隻小鳥一般拎起蘇夏,低聲吼道:“蘇夏,我從前真是看錯你了。沒想到,你那副小鳥依人的模樣都是裝出來的!”

“來人,把這個女人給我拖下去,等著我處理!”洛易澤大手一揮,便有幾個男人過來,將蘇夏團團圍住。

蘇夏立時有些傻了,她透過朦朧的淚眼望著眼前的洛易澤,他臉上的盛怒,讓蘇夏覺得是如此的陌生。

這個男人,當真是自己喜歡了幾年的那個男人嗎?

“洛易澤,你這樣對待一個女孩子,恐怕有失紳士風度吧?”忽然之間,一個帶著磁性的男聲響起,蘇夏頓時僵在了原地。

她透過自己亂作一團的頭髮看過去,只覺得渾身發麻。

南宮皓軒一身黑色修身西裝,襯的他身形修長。此刻,他正抱著雙臂,站在蘇夏和洛易澤的面前,眼裏的神情複雜。可在蘇夏看來,那複雜的神情,不過是驚訝,嘲弄,以及和洛易澤一樣的嫌棄。

那雙琥珀色的眸子一直盯著蘇夏,像是打算將她裏裏外外都看透了似的。蘇夏臉上一熱,隨即羞愧的低下了頭。

真是壞事成雙,自己今天出了這麼大的洋相,已經夠丟人的了。可是誰能想到,南宮皓軒,竟然也在這個訂婚典禮的現場?

蘇夏的耳邊又開始想起了巨大的嗡嗡聲,她甚至沒有勇氣抬頭看看周圍的人群。竊竊私語聲像是千萬隻螞蟻一樣,慢慢爬進了蘇夏的心裏。她委屈的撇了撇嘴。幾乎快要哭出聲來了。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樣離開了這個混亂一片的現場,蘇夏只知道,等到她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身在一個寬敞的總統套房裏面了。

房間裏面沒有別人,只有自己,和南宮皓軒。

“我說蘇夏,這麼久不見,你倒是一點也沒變。還是那麼小家子氣,真讓人笑話。”南宮皓軒慵懶的窩在一旁的沙發裏面,一手舉著一杯紅酒小口啜飲著,一邊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坐在椅子上的蘇夏。

蘇夏猛的回過神來,環顧四週,再看看沙發裏的南宮皓軒,不禁後悔的想要立刻從窗戶跳下去。今天鬧成這個樣子,已經夠狼狽了。可是偏偏又碰上這個冤家,老天是要她蘇夏在這一天,把所有臉面都丟光嗎?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