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一章 背叛

“好了思思,我先不跟你說了。易澤的車就停在樓下,一定是在家呢。”蘇夏一邊悄悄的打開家門,一邊小聲的對著電話說道。她的臉蛋因為興奮而變得有點紅撲撲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揚。

為了這一天,蘇夏可是已經籌劃了半個月了。她踮起腳尖上了樓,一眼就看到了虛掩著的臥室門,便躡手躡腳的一路小跑了過去。

“易澤,生日快樂!”蘇夏一把推開臥室門,臉上滿是期待,高興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然而,迎接她的,卻是床上那對糾纏在一起的,赤身luo體的男女。

地板上散落著淩亂的衣物,蘇夏一眼就看到了那條自己買給洛易澤的內褲。此刻,正可憐兮兮的皺成一團,躺在地板上面。

房間裏面,甚至還殘留著香薰蠟燭的味道。蘇夏曾經非常喜歡那款香薰蠟燭,可現在,她聞著這股熟悉的香味,卻忍不住想要作嘔。

床上,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男朋友洛易澤,以及另外一個一絲不挂的女人,自己的頂頭上司,商務總監張素素。

蘇夏頓時如五雷轟頂般僵在了原地,耳邊響起了巨大的嗡嗡聲,手心慢慢滲出了冷汗。

她下意識的攥緊了手中的禮品袋,指甲嵌進掌心,那股尖銳的疼痛感讓蘇夏略微清醒了一些,這才不至於尖叫出來。

一夜激情忽然間被打擾,洛易澤不滿的皺起了眉頭。他帶著怒意回過身,瞟了一眼門口呆若木雞的蘇夏,先是一愣,隨即不耐煩的問道:“蘇夏?你怎麼回來了?”

“我怎麼回來了?”蘇夏氣的嘴唇發抖,她不敢置信的死死盯著眼前這個男人的臉,幾乎要把牙齒咬碎了一般吼道:“洛易澤,你難道不應該先跟我解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怎麼回事?”倒是一旁的張素素抓起浴巾裹在身上,臉上挂著譏諷的笑容,走到蘇夏的身邊,說道:“我聽易澤說,你們兩個在一起好幾年,你卻連摸都不讓摸?蘇夏,這都什麼年頭了,裝什麼清高?”

“張素素,我在跟我的男朋友說話,你閉嘴!”蘇夏憤怒的吼道,可眼眶裏卻早已經控制不住的盈滿了淚水。她死也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可此刻,一切卻都是如此真實。

蘇夏的心臟開始發出一陣一陣的悸動,幾乎讓她渾身都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窗外分明是炎熱的八月,可她卻從未覺得是如此的寒冷。

張素素還想要再說什麼,卻被洛易澤拉到一邊。他赤luo著走到蘇夏面前,彎下腰,一隻手用力捏起蘇夏的下巴,眼裏滿是嘲弄的神情。

“既然今天被你撞見了,我們也就乾脆說開了吧。蘇夏,我跟你在一起,可不是為了玩什麼守身如玉的荒唐把戲的。既然你這麼喜歡裝清純,看來,是不太適合做我的女朋友了。所以,收拾好你的東西,立刻滾出我家裏吧!”

洛易澤說完,便不再搭理蘇夏,順勢一把將她推倒在地。蘇夏一個踉蹌,膝蓋磕到地板上面,疼的她咧起了嘴。

屈辱與不甘交織在一起,惹得蘇夏有那麼幾秒鐘的時間裏,大腦一片空白。眼淚抑制不住的砸了下來,打濕了身上那條新買的小裙子,也暈開了她精心畫好的粧容。

洛易澤沒有再看蘇夏一眼,而是轉身將張素素一把抱起來扔到床上,扯下她身上剛剛裹上去的浴巾。張素素一邊攀上洛易澤結實的臂膀,一邊對著地上髮絲淩亂的蘇夏發出一聲譏笑。

那聲譏笑在此刻安靜的空氣裏是如此的突兀,突兀到蘇夏忽然從渾渾噩噩中驚醒過來。她瞪著通紅的雙眼,死死盯著張素素滿是嘲諷的臉,騰地站了起來。

“記得關門,你打擾了我的好事,我可不想再被打擾第二次了。”洛易澤頭也不回的說道。

蘇夏只覺得一股怒氣從心底直衝向天靈蓋,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她一把扔掉手裏的禮物,撲上前去,像是一頭憤怒的母熊一樣,將洛易澤從張素素身上拉開。隨即揚起手臂,給了這對狗男女一人一個響亮的耳光。

趁著兩人還愣在原地的時候,蘇夏連忙逃離了現場。要是惹惱了洛易澤,她可打不過。

“我說蘇夏,你都已經窩在我的家裏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了。不就是個男人嗎,你至於把自己折騰成這個樣子?”秦思抓狂的在床邊走來走去,一邊看著床上那個蓬頭垢面,雙目無神的女人,一邊連連搖頭嘆息。

“事已至此,除了怪你自己當初眼瞎,還能怎麼樣?蘇夏,你一向不是輕易認輸的性格,這次怎麼就慫了?”

蘇夏完全沒有聽到秦思在說些什麼,她只是在放空自己,腦海裏面不斷閃現出那天將洛易澤與張素素捉姦在床的情景。

她還記得自己拼死拼活的提前完成了出差要做的工作,為了給洛易澤慶祝生日,還在百忙之中給他挑選了禮物。那條領帶可是花光了她一個月的工資,可是蘇夏卻眼都不眨一下的買了下來。

她跟洛易澤在一起好幾年,卻從來沒有想過,這段感情會以如此狗血的方式來結束。不可否認的是,蘇夏是真的喜歡這個男人。儘管她現在才發現,這個男人是如此的兩面三刀,表裏不一。

委屈如洪水一般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這麼多天,蘇夏第一次開始毫不顧忌形象的放聲痛哭起來。

幾天之前,洛易澤還像是所有寵愛自己女朋友的男人一樣,帶著蘇夏去逛商場,一起吃燭光晚餐。那樣溫柔,那樣體貼的洛易澤,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思思…我對洛易澤這麼好,他怎麼會跟別的女人搞到一起去?”蘇夏一邊抹著鼻涕眼淚,一把抱住秦思,像是一隻受了傷的小貓一般不停的嗚咽著。

“嗚…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他跟張素素…的時候,覺得天都要塌了…”

“好了好了蘇夏,不就是個男人嗎?踢掉渣男,你才能找到你的真命天子,不是嗎?”秦思連忙哄著蘇夏,像是哄著小孩子似的。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