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小希在現在是一家大公司的白領,有十年的工作經驗,做過內勤,外埠經理,行政工作。所以她有著縝密的心思和敏銳的洞察力,也有著極強的反應和適應能力。

看來只能先接受已經穿越的事實了。小心應對再找機會逃走,找回家的路吧。

否則在這個王權當道的社會裏,自己一個不小心就得把小命丟了。那樣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兒子了。老公沒了媳婦還可以再找,可是兒子沒了媽媽就再也找不到母愛了。

想到這裡小希就來了勇氣了。根據自己以往看的書中所寫的,緩緩地跪在了地上,卻正好跪在了碎鏡片上了,一股專心的疼痛襲來。

顧不得那麼多了,淚水泉涌般地流出:“王,大人,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也不知道您是誰了。這是哪啊?”不用裝,現在小希內心的慌亂,也足以讓她顫抖不以了。

男子輕笑著走了過來扶起小希:“王妃何需如此,也許是受傷的原故,不必驚慌一會兒傳太醫給看看就好了。”他的一雙眼睛如琉璃珠子,幽幽地泛著光,魅惑而冷峻。

小希平時也可以說是閱人無數,走眼時極少。可是眼前這個男人她卻看不懂。

小希的老公有一米八零,就比小希高出一頭,平日裏小希也是因為工作的習慣總是踩著高跟鞋。也沒覺得什麼,但是眼前這位卻比她高出更多,覺得自己就在人家腋窩下,本就怕,這種身高的差距更讓她呼吸困難。

只覺得腳下離地,自己已經被他打橫抱了起來,放回了床上。

“今日我們洞房花燭夜,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怎能如此浪費!”說著就動起手來褪去小希的衣服,小希都有點傻了。

自己除了自己的老公都沒和別的男人這麼近距離的接處過,這可怎麼辦啊?

老公是自己的初戀,自己的所有的第一次都給了自己的老公,所以平日裏她要求老公絕對不可以犯男人那些通俗的錯誤,當然自己更是不可能犯這種錯。

所以這些年在工作和生活中對於種種誘惑,小希都有著極強的免疫力。不管怎樣哪怕是再死一次也不怕,總之不能發生那樣的事。

小希剛要反抗,男子的唇便吻了過來,狠狠地吻在小希的脖子上,雖然自己已經是為人妻為人母的過來人,可是面對除了老公以外的男人讓是她怕得顫抖不以,也許這個身體必竟只是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啊!

小希死命地反抗著。但是她哪能抵抗得了這位已經習武多年下值風華正茂的男人啊!一會兒衣服便散落了一地。

小希滿臉淚水聲音打地顫地求到:“求求您先放了我吧!我是地球人來至於現代。我什麼都不知道,就算是您想要我,也得讓我明明白白的啊,求您先讓我知道,您是誰,我是誰啊!”

“我是你的夫君,你是本王的妃啊。”

“不,您讓我知道知道過去好不好?我是誰家的女兒啊?我是哪的人啊?求你先放了我!求求您!”小希語無論次地求著。

此時她已經是全身無一片衣了,正在小希無助到了極點時。

男子輕聲說:“今日如果我們不洞房怎麼向你皇和你的父親赫連老將軍交待啊!啊?”說著從身後抽出一把匕首,向自自己的手臂劃去,鮮紅的液體緩緩流下,滴在了小希的腿跟,落在了身下潔白的床單上。

小希在忽然間明白了這男子,心中升起了感激之情。男子脫了自己的身服,露出精壯的上身,如果是現代他一定是個超級的男模,順勢就躺在了小希的身邊!透過窗紙看到外邊似乎已露出魚肚白了。

小希的頭開始火燒火熱的疼,不知道接下來等待她的是什麼,讓這個平日裏處事不驚的白領一時間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等了。

男子很安靜地躺在身邊,看不出來是睡還是沒睡。小希就這樣靜靜地躺著,一動也不敢動,心裏盼著過些過,但又怕快些過,就這樣難熬。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