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明月自動忽略掉最後面一句話,娘娘最近說話,十句裡有九句她聽不懂的,所以能忽略的盡量忽略,不然讓娘娘解釋,只會越聽越頭大。

不過娘娘這樣想也好,按以前娘娘那個溫柔如水的性子,在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後宮,早晚會被玩完的。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可能是因為有蘇家在罩著,蘇妖嬈的日子倒過得挺舒服的,吃了睡,睡了吃,只是這無聊得快要吐血了。

這冷宮裡有幾塊磚頭,有幾棵樹,幾個窗子都一清二楚了。

她靠在窗櫺邊上,盯著院子中的兩棵大樹,無聊到要數樹葉了,忽然腦子一轉,讓明月叫來兩個男的,做了一個秋千。

折騰了好一會兒,看著結結實實的秋千,她興致勃勃的坐了上去,先試坐了一下,嗯,還不錯。

於是興致來了的妖嬈一屁股坐了下去,剛把腳抬頭,只聽見「撲通」一聲,我們妖嬈的小屁股,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媽呀,疼死人了。

蘇妖嬈眉頭皺了半天,感覺舒服了許多,這才慢悠悠的爬了起來,而一旁幾個奴才見這秋千莫名其妙的斷了,早都嚇個半死,這個皇后娘娘雖然在冷宮,雖然不用後宮的三宮六院來請安,可是這皇后的頭銜還在啊!

幾個奴隸匍匐在地,不敢言語。

蘇妖嬈麻利地爬了起來,看著跪拜一地的奴才,有些詫異,「都跪著幹嘛,我又沒叫你們跪下,都起來吧!」

「奴才該死,奴才……」

「停停停,要真的該死,就趕緊幫我把秋千修好,這次不許這麼不經用了,我又不重,這樣就摔斷了,什麼破繩子啊?」

蘇妖嬈撅著嘴巴盯著那破繩子,整個人就特鬱悶,這也太不經用了吧,皇宮的東西也這麼次品?

那幾個奴才見娘娘這般模樣,忍不住低頭笑了起來,而後迅速過去把秋千給修好了,為避免剛剛的事情再發生,還特意找了個胖一點的奴才上去坐了試試,沒有再斷掉,蘇妖嬈這才坐了上去。

蘇妖嬈樂不思蜀的玩了一下午的秋千,只是這秋千玩幾天也玩膩了,實在是找不到好玩的了。

蘇妖嬈又回歸到那種豬一般的日子,吃了睡,睡了吃。

可惜現實是殘酷滴,在冷宮待了個把個月了,日子雖然過得無聊,可到底是爽啊,不用做家務,不用工作,每天有得吃,有得穿,還有人侍候著,這日子即使是無聊到死,她蘇妖嬈也過得心甘情願啊!

某天清晨,太后宮中的人來說,太后她老人家要見她,這句話著實把我們蘇妖嬈給弄得驚醒了許多。

打從來了這裡的第一天起,就那個叫玉妃的女人來找過事,其他也一直安安穩穩的,每天日子過得瀟瀟灑灑的,讓她幾乎以為進了什麼人間天堂。

可太后突如其來的召見,著實讓她清醒了許多,媽呀,這要是見了太后,露出了馬腳,那可怎麼是好?

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她連玉妃和皇上那頭種馬都不怕,還會怕她一個老太太嗎?

只是,只是,只是她聽說她這個皇后是她封的嘛,肯定是之前的蘇妖嬈讓她特滿意才封的,不然封個P呀,而現在的她,要是能讓一個幾百年前的老太太喜歡上她,那就還真是奇了怪了。

想在現代的時候,鄰居的老太太不過大她幾十歲,就沒一個喜歡她的,就因為她天天躲在家裡吃了睡,睡了吃。

而且家裡亂得像狗窩一樣,又剛巧有一個老太太無意中見了她家之後,就到處宣傳自己家裡多髒多亂,做得那些老太太見了她都惟恐不及,好像生怕自己會勾引她們的孫子兒子一樣,特煩自己的樣子。

想到這裡,蘇妖嬈就一陣陣委屈,她不就是懶了一點嘛,那些老太太至於過份成這樣子嗎?

算了算了,都穿到這幾百年前的社會了,還想那些做什麼,倒是那個太后,要如何打發啊,心底一陣陣發虛。

只可惜,發虛也逃不開這個場面哪!

她招來明月,小聲地問道:「明月啊,這老佛爺是怎麼樣的人啊?」

老佛爺?

明月一陣陣發愣,她眨巴眨巴著大眼睛問道:「娘娘,老佛爺是誰啊?」

呃,她們不稱太后為老佛爺的啊?那還珠格格裡幹嘛亂改太后的稱號,做得她都習慣把宮中的太后稱為老佛爺了。

抬頭見明月用十二分疑惑的眼神瞅著自己,她輕咳了一聲,「老佛爺就是太后,那個太后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啊?以前喜歡不喜歡我啊?對我好不好啊?」

明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低著頭道:「太后除了大婚之日見過娘娘,在此之前未曾見過娘娘,而娘娘也未曾和太后一起生活過,更是鮮少進宮拜見,所以奴婢也不知道太后喜歡不喜歡娘娘。」

呃,那她為什麼還封自己為皇后?

難不成是,蘇家的權利大到,蘇家想讓她當皇后就可以當皇后?所以這太后不得已,立了自己為后?

所以這皇上才討厭自己討厭得要死,大婚當日便把自己打入冷宮,卻又懼怕蘇家的權力,又留了自己的皇后頭銜?

媽呀!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自古以來,權傾朝野的相國都死得很難看,這麼說,蘇家有可能把持著朝政,太后和皇上不得不封她為后?

上帝啊,天呀,主啊,不會吧,她咋穿到這樣一個家庭啊,她可不想被滿門抄斬而給害了啊,她還想多活幾年呢!

怎麼辦呢?

想到這裡她就想抓狂,算了,不想了,她招呼著明月,「幫我梳妝,晚點要去見太后,去晚了估計會挨批的。」

明月愣著盯了娘娘半天,不明白她在講什麼,蘇妖嬈也懶得解釋,指著亂得有些像雞窩的頭髮,明月笑了笑,不管自家娘娘變成什麼樣子,終究是自家娘娘。

明月有一雙巧手,原本還有些凌亂的髮絲在她的手下,漸漸變得乖巧起來,片刻後,蘇妖嬈看著鏡子中絕美的自己,不禁癡呆了。

就憑著這張臉,想勾引全天下的帥哥都不成問題啊,這皇上不要她,實在是他的損失啊,看著這樣的美人,也爽啊!

呃,就算皇上真不要她了,她照樣可以靠這張臉蛋,再找一個男人養著自己哇,哈哈,自古以來,美女在男人面前,就是一張通行證哇!

咳咳,這蘇妖嬈自戀得可以啊!

明月看著娘娘一臉花癡相的盯著鏡子中的自己,嘴角忍不住抽搐著,這娘娘打從醒來,也太自戀了吧,這張臉都瞧了十六年了,還能自戀起來?

再看看時辰,都有些晚了,她開口道:「娘娘,現在已經梳妝得差不多了,換身衣衫就可以去見太后了。」

蘇妖嬈一驚,忙站了起來,忙叫明月幫自己找了一身衫子來,明月忍不住笑了起來,現在娘娘可是越來越迷糊了。

一襲用金黃色的絲線,繡著的鳳尾竹花紋的月牙色的衣衫,緊緊的裹著她的身軀,令她顯得更加的嬌柔弱小,髮髻之間是簡單的珠釵,邊上是斜垂下來的流蘇,隱隱約約,流光閃轉,明豔動人。

蘇妖嬈滿意一笑,大方簡單,清豔又得體,想來應該會招那太后的歡喜吧,沒辦法,畢竟太后才是後宮第一人,得捧著她過日子啊!

梳妝好後,蘇妖嬈就帶著明月前去慈甯宮見太后,一路上穿廊走榭,越過層層宮閨,所到之處,皆是美景相映,惹得她驚呼連連。

媽呀,這皇宮就是漂亮,怪不得那麼多人願意進宮,光看這皇宮,就足夠享受的了,太漂亮了。

這皇宮,簡直是人間天堂啊!

明月見娘娘走的方向離慈甯宮越來越遠,忍不住開口道:「娘娘,你連太后宮中的位置都忘記了嗎?」

蘇妖嬈這才想起自己是要幹嘛的,她用力地拍了一下腦袋,完了,忘記這事了,不過,呃,這慈甯宮到底要怎麼走啊?

她扭過頭笑瞇瞇的問道:「明月,我還真不記得慈甯宮怎麼走了。」

明月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估計今天她不問,她和娘娘還真會在這皇宮中逛一整天的時間呢,娘娘這性子,可是越來越後知後覺了。

她無奈的搖搖頭,轉過身子帶著娘娘往慈甯宮走去,這娘娘再轉下去,太后肯定要大發雷霆了。

這一次蘇妖嬈老實多了,乖乖的跟著明月後面走著。

到了慈甯宮,蘇妖嬈的眼睛睜得老大,哇靠,這真不愧是後宮最有權勢的女人住的地方,太豪華了。

簡直是金碧輝煌,高樓聳立,富麗堂皇啊!

她踩著地磚上的金玉石磚,口水直流,錢啊錢,這地板都是錢做的,拿出去賣,肯定是可以值好多錢的啊!

一聲又細又尖的聲音響起:「奴才參見皇后娘娘。」

蘇妖嬈一驚,好一個娘娘腔啊,這是男人的聲音還是女人的聲音啊,她抬頭一看,忍不住抽搐著嘴角,原來是一個男人啊!

這太監的尖叫聲,是不是有專門訓練過的?

容不得她多想,明月已經在後面連聲催促快點進去了,蘇妖嬈提起裙擺,快步往慈甯宮的方向走去。

慈甯宮內,太后正襟危坐的坐在那裡,深紅色的宮袍上繡著百花戲耍的花紋,頭上插滿著髮飾,搖搖欲墜,脖子上帶著幾串佛珠,整個人看著,呃,就是挺恐怖的,讓蘇妖嬈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全身都是錢。

不過現在有比錢更重要的,她的小命可也超級的重要,看這太后閉目養神的樣子,是一個不好對付的主。

不過這該行的禮,她寫了那麼久的小說,又看了那麼多古代的電視劇,該表現的還是知道,淑女,現在是一定要注意淑女形象的。

她款款上前,輕輕福了福身子,垂眸瀲眉,如鶯歌般的聲音響起,「臣妾參見母后,母后萬福。」

呃,裝得好噁心啊!

看來女人是天生的戲子,不用學,這裝腔作勢也能做得有模有樣的,可,可這好像過了蠻久了吧,為啥還不叫自己起來?

太后你老人家快發發慈悲叫人家起來嘛,腿好酸了……

那一旁的嬤嬤,看時候是差不多了,唇角揚起一絲絲冰冷的笑意,附在太后耳邊小聲地說道:「主子,皇后娘娘來了。」

他奶奶的,這該死的奴才,她都聽見那冷笑聲了。

太后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往下面瞟了一眼,嗯,確實是用瞟的,她輕抬眉眸,這才張開她的金口說道:「原來是皇后來了,快起來吧!」

蘇妖嬈盯著地面半天,又看著這姿勢,腰已經酸得不成樣了,聽到這句話,差點沒有抱著那太后的腿痛哭。

她斂起心神,忙開口道:「謝母后。」

呃,剛直了直身子,突來的情況發生了,可能是半跪拜的姿勢太久了,一時間站起來,一個重心不穩,她狼狽的摔到了一邊去,摔了一個四腳朝天。

一時間見這個狀況,整個宮中的宮女太監都忍不住捂嘴偷笑,娘娘這姿勢摔得也太經典了、太漂亮了吧!

太后和她旁邊的嬤嬤倒是一臉漫不經心,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屁股狠狠的著地,讓蘇妖嬈忍不住驚呼起來,完全忘記這是在哪裡了,「唉呀,媽呀,我的屁股啊!」

明月下意識的伸手捂住嘴巴,天啊,這等不雅的話語,娘娘就這樣在慈甯宮脫口而出,再扭頭偷偷的看了一眼太后的臉色,暗自放下了許多心,還好還好,太后沒有動怒,一臉的平靜。

她忙上前扶起娘娘,憂心忡忡的道:「娘娘,你沒事吧!」

呃,娘娘雖然自打忘記一些東西後,性子越來越迷糊了,不過人倒是比以前平易近人多了,所以她倒是挺喜歡娘娘現在這個樣子的。

只是這,這也太不分場合了吧!

蘇妖嬈坐了起來,揉搓著被摔的屁股,擰著小眉頭,嘟著嘴巴道:「你試試這樣一摔有沒有事,我的屁股快摔成兩半了。」

呃,明月只感覺她和娘娘再次吸引了N多人的目光,再偷偷瞄了一眼,好多人都在忍著偷笑啊!

她無奈的搖著頭,悄悄的附在娘娘的耳邊小聲的說道:「娘娘,我們現在是在慈甯宮呢,太后正在上面呢!」

太后?慈甯宮?

蘇妖嬈猛的回過神來,媽呀,她是在慈甯宮耶,傳說中最最最要注意形象的地方,太后可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主啊!

她忙跪拜在地,開口道:「臣妾失態了,請母后恕罪。」

太后盯著她看了許久,這才悠悠的開口道:「這有一段時間沒見皇后了,皇后的身子骨可是越來越差了,行個禮都摔成這樣?」

呃,這太后暗中諷刺的功力太強大了。

她厚著臉皮裝著沒聽見那話是什麼意思,依舊恭敬的說道:「謝母后關心,臣妾的身子還很好的,是臣妾失態了。」

太后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再看看滿屋子四處站著的宮女,纖手一揮,那些宮女識相的都離開了。

連同明月也被支開了,蘇妖嬈愣了一下,敢情是有祕密的事情要商量呢!

哇哈哈,好啊好啊,她最喜歡挑戰祕密了。

太后這才開口道:「皇后考慮得怎麼樣?」

蘇妖嬈聽罷這話,著實一愣,她傻傻的呆在那裡,什麼怎麼樣?她下意識的開口道:「什麼怎麼樣?」

太后一聽這話,臉色有些陰沉,「皇后的記性越來越不好了。」

「母后恕罪。」

太后抬起一旁嬤嬤遞過來的茶水,輕描淡寫的道:「皇后莫忘記了,這皇后,哀家有能力讓你坐上去,也有能力讓你下來。」

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很嚴重的威脅,而且更重要的,她也不能反抗啊!

不過敢情這原來的蘇妖嬈有暗中和太后達成什麼協定,或者要答應這太后什麼事,這太后才讓她當皇后的?

想到這裡,她暗自生急,她哪知道是什麼事啊,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先應付過去再說了,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她開口道:「母后說得是,母后請放心,臣妾會謹遵母后的旨意的。」

太后的臉色這才緩和了起來,「你放心,你再在冷宮待上個一段時間,皇上這邊,哀家再勸勸,自然會有辦法把你弄出去,這段時間就苦了你了。」

「多謝母后,臣妾不苦。」

太后聽罷,這下子好像徹底放心了,示意一旁的嬤嬤把她扶起來,蘇妖嬈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這態度轉變得太快了吧!

陰謀,肯定有陰謀。

太后笑了笑,「皇后只需做好本份,哀家自會保你的位置,要知道,在這後宮,除了哀家,就是你了。」

誘惑,呃,又開始用權力誘惑了!

雖然她很是不屑,不過還是不能裝著一副不屑的樣子,她堆起一臉貪婪的模樣,笑著抬頭道:「母后說得是,母后請放心,臣妾以後做事,一定會謹遵母后的旨意的。」

「那就好,不過皇后這次,膽子好像大了許多,上次見哀家,連頭都不敢抬著說話,這一次,倒是出乎哀家的意料之外。」

蘇妖嬈聽到這裡,徹底想明白了許多,這蘇妖嬈當皇后,肯定是有什麼陰謀成份在裡面的,可到底是什麼呢?

不過聽太后這話,好像對現在的自己是挺滿意的,她壯著膽子抬頭道:「那母后是喜歡臣妾現在這樣,還是上一次見面那樣呢?」

太后扭過頭盯著她看了一眼,「哀家喜歡不喜歡,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后要學會如何討皇上喜歡,不然就是哀家幫了你,也無濟於事。」

「臣妾明白怎麼做了,謝母后。」

「好吧,那你就先回去好好待著吧,別再鬧出什麼笑話來了。」

蘇妖嬈聽罷這話,額頭出現幾條黑線,敢情她在冷宮那些臭事被人傳出來了,「那臣妾告退。」

隨即忙快步走了出來,見明月在門口等著,便和明月離開那慈甯宮,剛一出來,她就大口大口的吐著氣,媽呀,那慈甯宮也太憋氣了。

尤其是這原來的蘇妖嬈,到底和太后那老太太說了什麼,怎麼她說的自己盡不明白啊?可又不能說不懂。

娘啊,這穿越還真不是普通人能玩的,她早晚會被玩得沒命的。

不過看樣子,她可以肯定,她這皇后的位置來得是有陰謀的,可他娘的,這到底是什麼陰謀嘛,這太后打啞謎,自己又不能問。

靠,穿越就穿越,幹嘛還穿到別人身上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