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明月盯著又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主子,徹底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以前主子睡覺特輕,只要有人一靠近,馬上就會醒過來的,睡得特輕。

可現在的主子,就是自己叫破喉嚨,她想睡覺時,還是能照樣睡著,而且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自然醒來。

雖然說大伯暗中吩咐人照顧了娘娘,可這後宮到底不是一個女人願意待的地方啊,可娘娘怎麼就樂不思蜀呢?

唉,真不知道當初娘娘怎麼會愛上皇上,大伯這才想盡一切辦法把小姐給送進宮中,還給了小姐後宮女人最高的權利。

怎奈皇上最討厭被人威脅利誘,可憐的小姐,新婚之夜就被打入冷宮,還下令誰若是敢求情,就除掉皇后的頭銜。

這還不算什麼,可怎麼還會摔壞腦子呢?

唉,這樣也好,若是按小姐以前的性子,估計早就尋死尋活的了。可惜明月不知道,新婚之夜,蘇妖嬈看到皇上和其他女人××○○,她已經受不了的自殺了。

而現在的蘇妖嬈,只是遙遠的二十一世紀的蘇妖嬈。

門外一陣陣輕碎的腳步聲,讓她心頭一緊,忙跑了出去看,伸頭一看,媽呀,是玉妃娘娘來了。

完了完了,這主子還在睡覺,她忙衝到裡面,用力的搖晃著她的胳膊,這幾天娘娘一整副大大咧咧的樣子,讓她也漸漸忘記了原本的主僕之別。

畢竟,之前主子也一直要求自己不要這麼跪來跪去的,可因為那個時候主子雖然是一副溫柔如水的模樣,卻總是優雅高貴萬分,那美麗的的身影和那高貴的姿態,讓自己總是忍不住記住自己的身分。

可現在這主子這樣子,要形象沒形象,高貴優雅在她身上更是沒有絲毫,她哪還會記得這些啊?

真不知道這一摔,怎麼摔出這麼大的區別?

她大聲的叫道:「娘娘,娘娘,快起來了,玉妃娘娘過來了。」

誰是玉妃啊?

「一邊去,少打擾本小姐睡覺。」蘇妖嬈的小手在空中胡亂地飛舞著,想打走耳邊這隻煩人的蒼蠅。

明白見狀,又聽著外面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忍不住焦急起來,而後想到娘娘似乎很怕癢,於是她狀起膽子,拿起自己的頭髮在娘娘的鼻孔處輕輕地轉著。

一陣陣麻癢,讓蘇妖嬈吸了吸鼻子,而後忍不住坐了起來,用力的打了一個噴嚏,「阿切……」

可那眼睛還依舊緊緊的閉著,嘴裡忍不住嘟叫道:「哪個該死的,敢打擾本小姐的好夢啊,給本小姐滾一邊去。」

明月忙湊上前去說道:「娘娘,玉妃娘娘來了。」

蘇妖嬈迷迷糊糊的道:「玉妃娘娘?是誰啊?我還皇后娘娘呢。」

明月一聽這話,有些鬱悶了,娘娘本來就是皇后娘娘啊,她還問什麼,「娘娘,你本來就是皇后娘娘啊!」

蘇妖嬈一聽這話,整個人清醒過來了,這下子徹底睡不著了,腦子定格在明月的話上,皇后娘娘?

對了對了,她現在的身分是皇后娘娘。

可剛剛明月說什麼,玉妃娘娘?

她扭過頭盯著明月道:「你說誰來了?玉妃娘娘?」

「是啊,娘娘,是玉妃娘娘來了,她……」話音未落,只見一個梳著高挑的流雲髻,身著淡粉色雪紡的衣衫剛好裹住渾圓的身軀,那豐滿的胸部呼之欲出,而外面穿著的是一件,上面繡著水紋雙蝶千水裙的宮裝。

上面則貼著幾片精緻的珠花,末梢垂下細細密密的流蘇,隨著她的動作輕靈搖曳,那髮髻上插著一支雙蝶飛舞的金步搖,金光閃閃,整個人風姿萬千。

只見她手持著泥金茜紗紈扇,輕輕地搖晃著,居高臨下的盯著蘇妖嬈。

而我們家蘇妖嬈,一個勁地盯著她頭上的髮飾,嘴裡流著口水,錢啊錢啊,這女人身上帶的全是錢啊!

玉妃盯著蘇妖嬈看了半天,冷笑了一聲,「臣妾參見皇后娘娘。」雖然嘴上這麼說,可身子連彎都不曾彎一下。

蘇妖嬈一聽這聲音有些熟悉,好像聽過,再仔細盯著那張臉蛋看著,更是熟悉,而後猛的記了起來,這個女人不是那天晚上,她剛穿到這鳳國的皇宮中,也就是她的大婚之夜,和皇上××○○的女人嗎?

那她來這裡幹嘛?

耍威風麼?

OH,如今來看,她遇到了傳說中的宮鬥,哇哈哈,那剛好把她寫在小說中的那些戲碼,拿起來一一試用一下,她輕咳了一聲,「玉妃見本宮,是有什麼事嗎?」

玉妃冷笑了一聲,還真把自己當成皇后娘娘了,她還頭一次見到,在冷宮裡當皇后娘娘的女人呢!

她站了片刻,很快便有太監搬來了一個貴妃椅,她這才輕輕地坐下,那模樣就好像她才是後宮的正主皇后娘娘,眼前站著的女人什麼都不是,待她坐了舒服了會後,這才笑著開口說道:「臣妾來這冷宮看看,皇后娘娘差不差什麼東西用啊?」

蘇妖嬈一見這樣,心裡明白了,這擺明著來示威的嘛!

瞧,人家一個玉妃,連坐個凳子還嫌這冷宮的髒呢,還有專人去搬凳子來,那樣子,她就是一個擺設來的。

嘖嘖,真是金貴啊,可怎麼就看著那麼討厭呢?

她笑瞇瞇的道:「那還真是勞煩玉妃關心了,這冷宮,本宮吃得好,睡得好,不用玉妃擔心了,玉妃要是真擔心本宮,那可以陪本宮過來住上幾天,本宮不介意玉妃妹妹,搬過來住幾天的。」

喲,學會伶牙俐齒了,玉妃冷眼看著她,傳說中的蘇家大小姐蘇妖嬈溫柔如水,連說話都不敢大聲,怎麼今天轉性了?

不光敢大聲說話了,還學會反抗了,這女人進了宮,性子還變得真快啊!

不過就算是她轉性子了,可她不還是來到了冷宮?

她張揚的笑了笑,眼角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輕聲的說道:「妹妹倒沒有這個福份,來住這冷宮,就算妹妹有心來,皇上也捨不得讓妹妹來啊,所以還是皇后娘娘,你自己慢慢享用比較好,最好啊,這樣過一輩子。」

蘇妖嬈倒沒有在意她的話,依舊笑嘻嘻的說道:「嘖嘖,玉妃待本宮還真是好,本宮啊,還真是感激涕零啊,只是,這不過這才剛剛入春,本宮看玉妃你就這樣袒胸露乳的,就不冷麼?」

小咖,和她鬥,她還嫩了點,就這幾句話就讓玉妃瞬間變了臉色,蘇妖嬈看著臉色瞬息萬變的玉妃,得意萬分。

就憑這個女人,這點小把戲,她早就看透了,無非就是受寵的妃子要來欺負不受寵的正宮,可惜啊,她蘇妖嬈可不是一個好欺負的主,要知道,她可是看這古代言情小說長大的,尤其現在更是一個寫古言宮鬥的高手呢!

玉妃聽罷,臉色一變,下意識地拉緊了衣服,正了正色,冷聲地道:「不勞皇后娘娘關心,既然娘娘吃得好、住得好,那臣妾就回去跟皇上好生說說。」

說罷,便起身要走,蘇妖嬈見狀,忙翻身下了床,這太容易放棄了吧,她還以為要鬥好一會兒呢,她還沒把後宮宮鬥的七十六計都拿出來試用呢!

已經挑釁了,想這麼輕易的安全離開,沒門。

她看著拖在地上長長的衣衫,詭異一笑,忙開口道:「我送送玉妃妹妹。」

言罷,大步的往前走著,玉妃扭過頭冷眼看了她一眼,便繼續往回走,蘇妖嬈見狀,這一步忙用力地跨大了一步,剛巧踩住了裙擺。

而前面的玉妃一個重心不穩,剛巧的「崩……」一聲,摔倒在地,緊接著,我們的蘇妖嬈也摔倒在地。

不,應該是摔倒在玉妃身上。

呃,真舒服,這玉妃身上的肉肉還真是多,當肉墊真的不錯。

不過現在是戲要做足了。

她忙大叫道:「唉呀我的媽呀,玉妃,你走那麼快趕著去投胎啊,害得本宮也跟著摔倒了,摔死我了。」

玉妃一聽她倒反打一靶,整個人氣得一口氣打不上來,明明是她踩著自己的衣衫,還怪自己走路快,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思緒一轉,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掉著,整個人抽泣對著貼身宮女道:「快叫太醫啊,叫太醫啊,我的腰啊,疼死我了啊……」

蘇妖嬈就這樣坐在她的裙子上,盤著雙腿,笑瞇瞇對她道:「玉妃儘管叫太醫吧,最好驚動皇上,讓皇上知道了我們玉妃,好心的跑來冷宮看本宮啊!還被本宮欺負的摔倒在地,最好讓皇上能懲罰一下本宮。」

玉妃聽罷,臉色變了變,的確,她來這冷宮皇上是不知道的,不過就算是知道了,那又如何,她現在才是寵妃。

而且皇上向來討厭蘇家,討厭她,她倒並不是怕皇上會知道她來此挑釁,就怕皇上會看上這個皇后娘娘。

她看著蘇妖嬈妖媚清純的模樣,仔細一看,一整個傾城傾國的美人,這樣一個美人,讓皇上瞧見了,可是不好。

她知道皇上雖然憎恨蘇家,憎恨這莫名其妙來的皇后,可皇上到底是一個男人,一個見到美人就會動心的男人。

而皇上和她大婚之夜,因為正在氣頭上,沒有注意到她的臉蛋,可現在讓皇上瞧見到她,難保不會寵幸她。

這後宮的事,誰說的準呢?

尤其是這皇后娘娘,雖然讓皇上打入冷宮了,可有太后和蘇家罩著,還是沒人敢拿她怎麼樣的,而且她現在,雖然被皇上打入這冷宮,可這皇后的權利依舊保留著,足夠可以見到,皇上還是忌諱蘇家的。

所以她是不可以輕舉妄動的。

她忍了半天,又對著那要往外跑的宮女厲聲叫道:「給我回來,今日之事,誰若是敢給本宮傳了出去,本宮就撕亂了她的嘴。」

而後扭過頭看著依舊盤坐在她衣衫上的蘇妖嬈,心裡氣得半死。

她忍著怒氣,看著她一字一句的說道:「皇后娘娘,我如你所願,不把事情鬧大,但是你現在可以起來嗎?」

蘇妖嬈一聽,這才一驚,彷彿這才想起似的,馬上坐了起來,滿臉堆滿笑容的對她道:「不好意思啊,你的衣服坐著實在太舒服了,我都快忘記起來了,來來來,你快點起來啊,地面涼,小心著涼不好侍寢啊!」

玉妃聽罷,心裡恨得咬牙切齒,這個該死的賤人,她和她的梁子是結定了,早晚她會好好地收拾她的,居然敢咒她。

站起來後,她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陰狠地說道:「皇后娘娘今天給妹妹的禮,他日,妹妹一定會討回來的。」

而後便一甩裙擺離開了,蘇妖嬈笑嘻嘻的盯著她的身影,大聲地叫道:「那本宮就不送了,玉妃有空繼續過來坐啊!」

而後輕輕地拍打著手掌,她哪不知道她心裡的小九九,可惜啊,她蘇妖嬈天生是一個得理不饒人的女人。

只是這玉妃,可不是一個好處理的主。

心機城府之深,是她所無法想像的。

這麼能忍的一個後宮妃嬪,不常見啊!

按照一般後宮寵妃的姿態,早就和自己叫囂起來了,即使是不敢叫囂,也會在皇上面前哭鬧一番的。

可她就聽自己這麼隨口一說,便忍下了這件事情,說她怕自己,這她是萬萬不會相信的。

而今天之所以處處和她做對,就是要做清楚這後宮都是一些怎麼樣的女人,與其讓敵不動,我不動,倒不如讓我動,敵也動,而且還可以更深入的了解這些女人的性子,這才好對症下藥嘛!

可這玉妃,有著後宮第一寵妃的地位,居然還這麼能忍,她真是無法想像啊,不過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玉妃,很難對付啊!

以後怕是有自己受得了!

明月見玉妃娘娘離開了,這才走上前道:「娘娘,玉妃娘娘現在是皇上最寵愛的妃子,你何必和她起爭執呢?」

蘇妖嬈倒在床上看了她一眼,道:「我不是要和她起爭執,而是她要來找我麻煩,難不成我還忍著讓著不成?再說,我總要試試這個女人的性子吧,是好是壞,是敵是友得做清楚,以免以後被人給賣了,還幫人數錢呢!」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