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從酒店回家的路上,溫棠還在哭。 只不過這次她不是獨自靠著車窗流眼淚了,而是趴在賀啟深的懷裏。 他護著她,她在他懷裏小聲地啜泣著。 基本上是她流一滴淚,賀啟深就擦一滴,一路上都輕聲地哄著。 “別...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