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古慈的手被宮鳴澤拉的生疼,不禁“嘶”了聲,一下就來了火氣,畢竟古慈一疼就朝人發火。   “宮小明,你到底要做什麼?手很疼啊!”古慈惡狠狠的盯著宮鳴澤,巴不得在他身上穿個洞出來。   這下宮鳴澤才反應過來自己弄疼陸小小了,手勁松了松。到了...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