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厲言見她眉眼間都帶著哀傷,不禁彎腰雙手扶著她的肩膀,一字一句道:   “阿紓,那些事都過去了,我們要向前看。”   “而且,你要是再為那些事傷心,我會自責。”   葉紓白在他的勸慰下,籠罩在臉上的陰鬱便逐漸破碎了,仿佛清晨的霧氣突然被盛...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