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挑掉碎碴後,他擦掉手上沾染的一點點血漬,問:「有沒有醫藥箱?」

「沒有。」

安思翰皺起眉頭,嘆了口氣,喃喃自語地說:「家裡連個醫藥箱都沒有……妳真的是女人嗎?」

我、我是女人啊!雖然...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