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最明顯的是他一頭的墨發,原本亮澤烏黑,直至腰際,這些天,似乎枯竭了一樣,顏色慢慢的變淡,最後竟然呈現出黯淡的煙灰之色。

他醒著的時候總是安慰我:「都是這樣,過段時間就好!」

可是這段時間是多少?我只看著...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