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雲攬月的目光緊緊看著舒靖容,即便此時他的眼眸已經模糊,看不清那一襲白衣之下的面容,但是心底卻依然是清晰的,她的面容始終清晰。 “那酒今生怕是我喝不到了,但是你可別讓權紹皇這小子喝了去。”雲攬月聲音更淡了幾分,縹緲的好似在遠...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