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小可自己賺錢自己花,在台中市應召時住飯店,每個月一萬八千元,「還好啦,沒多少錢」。她聊天像個小女孩,向他要了一根菸。點菸、抽菸神情完全是個飽經風霜的煙花女子,手腕手臂滿佈香菸燙傷和割傷刀痕。他凝視那雜亂又深刻的疤...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