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他發現東正竟然像個沒事人一樣,仿佛這一切都跟他沒有關係。   後來他還是和東正説了這件事,這東正一點兒印象都沒有,但是這裡的血衣和那晚的行蹤都暗示這事跟他拖不了關係。他們兩心裏害怕,但還是匆忙把衣服燒了。   後來又有一次,東正夜裏...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