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反觀現在的他,眼神裡看不到一點生氣,整個人顯得死氣沈沈,就像個行屍走肉般的人偶,早已沒了靈魂。

「坐啊,還站著做什麼?」姜母坐到白母的對面,順手將姜濤拉坐在這桌僅剩的座位上,也就是,坐在幽蘭的對面。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