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第二天清晨,發生了一件無法解釋的怪事。

索格爾裔的水手指出船隻偏離了航線,他表示船頭一直在朝東偏:「再這樣下去會一輩子都到不了杜博拉拉的。太偏東了,我們一副要朝克格多爾撞過去似的。」

「怎麼可能?」上至...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