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我也和催資指揮長做了筆交易。我以為這筆交易是雙贏。但我錯了,在與這個沒有面部表情而內心無比險惡的成年人打交道過程中,我發現自己幼稚到可憐。

催資指揮長答應如果我幫著他找到地理王和蘇麗的下落,他就會給南漳辦一張身份證明。...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