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兩人隔著一道木門,就像隔了千山萬水,但他的氣息就是這麼莫名其妙傳了進來,寒音知道他在門外,她察覺出他淡淡的憐惜。

笑話!她不需要被男人憐憫。

她更加不能理解,對一個提出了不合理的要求、強迫他為奴一個月的...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