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那天佈雷從帝豪大酒店出來後,心理上起了很大的糾葛,一團亂麻似的,思緒一會兒東一會兒西,一陣子上一陣子下,難以平靜,也難以平衡。他想到父親的病,也想到父親一旦離去他以後的恐怖,他想到蛤蟆鏡讓他一起去做的大生意,想到了那很快到手...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