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謝行朝微微一笑,摸了摸謝安阮的腦袋溫柔的說道:“自從遇到紀思晚之後,我就一直愛著她,就算當初我以為她跟封聞奪在一起之後,我愛的人也一直都是紀思晚,從未變過,所有人都覺得我恨紀思晚。是的,沒錯,我是恨紀思晚,但是沒有愛就沒有恨。”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