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谷中深潭,潭底卻是又有一處神秘幽 洞。

水底洞穴內外連接山谷和幽 洞,幽 洞之內無一絲水汽,乾燥的很,就像是安置了古代大能煉製的避水寶珠,在水下自成一處獨立空間。

孟凡鑽出水面,衣服上的水珠迅速蒸發退去。

“好古怪的水下洞穴。”孟凡仰頭望去,整個幽 洞不過百平大小,洞頂卻是璨若星辰,雕刻著一顆顆代表著不同含義的神秘古星。其中就有孟凡熟知的幾顆古星。

“哦,這是貪狼星,這是北斗七星,這是紫薇星。這是我們祖星。咦,祖星怎麼如此黯淡。”

看完漫天星圖,孟凡注意到一面巨大的石刻。

這面石刻紋路蜿蜒曲折,卻又契合某種大道韻律。孟凡知道這間幽 洞無一絲水汽定與這面石刻有關。

這定是件寶貝。

可是這麼大的石刻自己如何撬下來帶走?

孟凡抓耳撓腮都想不出辦法。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一共九條尾巴。”

既然帶不走,孟凡索性坐下來參悟,希望能從中獲得些古代傳承之類的。

石刻上雕畫著一隻四足九尾的神獸,其耳長似兔,嘴尖似狐,身形修長,卻透露出一股無上的霸氣,好像生來便是要做世間主宰。

他被這神獸畫像所吸引,不自覺地伸手摸去。

“哎呦。”

當摸到神獸嘴部,孟凡的手指被石刻劃破,流下一滴鮮血。

而那滴血恰好處於神獸嘴部正中,宛如畫龍點睛之筆,竟讓原本死氣沉沉的石刻像顯得栩栩如生,就欲跳脫出來。

一道白光閃過,刺得孟凡睜不開眼。

刺目白光一閃而逝,孟凡只覺得胸口溫熱,似乎有一頭活著的生物藏在自己的衣服之中。

他迅速扒拉開破舊的衣襟,將略有溫熱的古經書取出。

“咦,奇怪?經書怎會無端發熱。”孟凡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他將經書攤倒在地上,一頁一頁地翻看。

經書殘破不堪,有的書頁被人撕去一角,有的書頁被蟲蛀下幾個洞。但即便是這樣族長爺爺依舊把它當做寶,天天放在祠堂裏供著,生怕丟了去。也就在三年前,孟凡七歲生日那天,他偷偷將一本包裝極像的雜書與古經書調換,偷梁換柱,終於竊得自己窺伺已久的經書。

每每想起當晚的壯舉,他還津津樂道,美其名曰:竊書。

倒是三年過去了,族長爺爺不曾發現古經書被竊,孟凡也將經書翻得爛熟,除卻中間一部分粘在一起的書頁外,整本書可謂是倒背如流。

再次翻開古經書,那種對於外界蒼茫大地的無限嚮往之感久久不能釋懷。

古經書並非全是關於天地、道法、秩序、規則的文字介紹,還摻雜了大量生動有趣的圖畫。其中有兩位白鬚老者跏趺而坐于一碧如洗的萬里長空,以一座座高山大脈為棋子,一人持黑子,一人持白子,在大洋化作的棋盤上互相廝殺。舉手投足間搬山移海,日轉星移。

還有一幅幅頭戴帝冠的肖像畫,栩栩如生。

還有手持方天畫戟的神秘男子與一頭口吐魔火、足生十指的睚眥巨獸大戰的畫面。

......

孟凡一頁一頁地仔細翻看,而年輕人的那份萬丈豪情在心中激蕩,久久不能散去。

突然孟凡輕吁一聲。

“咦?這頁曾經不是張白紙嗎,怎麼有畫了?”

古經書中留有一些空白頁,似乎是原作者希望後世之人能補充進去,完善經書。

疑惑地看著這張書頁,他明確記得這頁曾經是張白紙,可是現在竟然出現了一幅九尾狐狸的肖像圖。

看了看經書上的狐狸肖像圖,又看了看石刻上雕畫的狐狸圖。孟凡確定是同一幅圖畫。

“古怪,古怪。”不禁搖頭,但是想不出其中聯繫。

石刻上雕畫的狐狸圖是以朱紅色紋絡為底刻畫出來的,而經書上的九尾狐狸肖像圖是以白紙黑線條勾勒出來的,顯得更加富有神秘韻味。

一陣冷風吹過,古經書自動合上了書頁。

孟凡大感奇怪,經書無端地多出一頁九尾狐狸的肖像畫。但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其中奧秘。既然想不明白就不想,這是孟凡吃慣了苦日子悟到的人生哲理。身邊的玩伴都有父母疼愛,而自己沒有;身邊的兄弟姐妹回到家中都有一口熱乎乎的飯菜,都有一床暖和和的被窩,而自己沒有;身邊的達官貴人可以錦衣玉食、揮金如土,而自己不能。

有時候難得糊塗,活得那麼辛苦做什麼,徒添煩惱罷了。

將經書又塞回懷裏,面朝石刻坐下。

孟凡盯著石刻上雕畫的九尾狐狸圖越發出神,雙目緩緩閉下,漸漸陷入了冥想之中。

頭頂星圖灑下一道星光,浸潤著孟凡的身軀與靈魂。

突然他的眉心有三道紋路微微跳躍,赫然是眉間“川”字紋浮現。“川”紋沐浴在星光中,大量吸收著星光之力,隱約間有撕裂的趨勢。

時間流逝,幽 洞內又無計時工具可供參考,不知到底過了多久。

“啊!”

孟凡痛叫一聲,捂著眉心從冥想中退了出來。

剛才他的眉心猛地有一股撕裂般的疼痛感傳出,將他驚醒。爬到水邊,對著水面照了照,卻沒有發現任何異樣,連傷口也沒有。

“哎,感覺又變帥了。真是苦惱啊。”孟凡衝著水面裏的倒影自戀地説道。

不知沐浴了多久的星光,孟凡的皮膚、筋骨、身形都有了一些細微的變化,從原來粗獷開始變得有些秀氣,有些星光熠熠。

“咕嚕嚕。”

帥可不能用來充饑,孟凡估計自己在幽 洞裏待了至少數天時間,現在可是餓得前胸貼後背。

抄起冷冽的潭水洗了把臉,整頓整頓了自己粧容,又衝著水面照了照,確定沒有什麼令人尷尬的地方後便鑽進了石刻下的一處狹小狗洞內。

幽 洞不大,孟凡在裏面呆了至少數天卻沒有窒息的感覺,説明幽 洞肯定與外界是相互聯繫的。再加上他混跡山林數年的經驗,不多時便找出了一個隱蔽的狗洞,順著狗洞爬出去定能回到外界。

雖説鑽狗洞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可原路的懸崖高萬丈,又有青翅大鵬鳥把守,從那裏出去無疑是自尋死路,只有放下尊嚴鑽一次狗洞。再説了,又不是第一次鑽。

孟凡順著狗洞爬行了近半天的時間,終於是爬了出來,回到了外界。

外界太陽已經西落,玉兔從東邊的山上升起,灑下銀輝。

孟凡深吸一口氣,整個身子的筋骨一震,發出“劈裏啪啦”的響聲,呻吟道。

“舒服。”

他順著山路走下山,趕回山下的部落。

“回家了!”少年邁開大步,向著遠處那一片燈火之地快速跑去。此刻的他沒有察覺到,揣在懷裏的古經書有一抹微弱的光芒一閃而逝。

隨著臨近,在孟凡的眼前,那微弱的燈火漸漸清晰,可以看到那是一處被諸多巨木組建的圍墻環繞而成的小型部落。整個部落以孟為姓,約莫只有數百人居住的樣子,部落不大,但在孟凡眼裏卻最是溫馨,是他的家。

平時還可以聽見陣陣熱鬧的歡聲從部落傳出來,還可以從那一排排巨木圍墻的縫隙內,看到部落的中心處,那有一團巨大的篝火,四週會有諸多的族人,更有一些部落裏的女子,對著篝火翩翩起舞。

“孟強叔,麻煩給開下門。”孟凡衝著站崗的一名彪形大漢喊道。

彪形大漢孟強揉了揉眼睛,有些驚訝地看著孟凡,終是大笑道:“是小凡回來了,快去通知族長。快開大門,快開大門。”

一名身形明顯略瘦于孟強,但同樣屬於彪形大漢的孟氏族人迅速跑開,去通知老族長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