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羅洛西覺得秦牧好像換了個人。   以前的他是冰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好似雕像一樣全身都硬邦邦,上上下下都是硌人的棱角。   現在的他,雖然也沒到笑臉迎人,春風迎面的程度,但是這三天兩頭跑來羅園,到她辦公室一坐就坐個大半天是鬧哪樣?...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