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第二天,田希韻醒來的時候渾身酸痛,她都不知道昨天是怎麼熬過來的,反正床她是懶得下了。   齊大牛也對自己有些喪失理智的舉動深感愧疚,在寒州晃蕩兩年多,他倒是也對男女之事開了些竅,只是他本想著見到媳婦之後尋一個好些的氣氛慢慢來,誰知居然...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