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佈置華麗,日日高朋滿座的歡喜樓,此刻二樓空盪盪的,與樓下的喧譁嘈雜聲明顯的天差地別。

此刻,只有臨窗處以長幔隔出的座位上坐了個男人,他是二樓唯一的人,也是酒樓的老闆,宋遲冬。

隔著竹枝編成的遮簾,宋遲冬...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