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在賜鴆酒前幾日呢,百勝侯夫人曾去探望過我,暗示我跟她裝糊塗,乾脆跟我扯明了,要我自請下堂,或者退居妾室。總之就是好一番威脅利誘,當時我年輕糊塗,只想著肚裡孩兒莫名其妙的從嫡子變庶子,我怎麼肯依?果然是見識少了。」

百...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