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尤其是是具有續命作用的回魂草,這是他一直珍藏著,打算某一天使用的。

身後的門再他進來後,自動關上,他踩著樓梯往上走,看起來無常的步伐卻有著九曲三轉之境,衣角無風翩然,不染塵埃,腳下生風踏風而上。

當腳步頓在三樓,初看之時,屋內空無一物,他拂袖一揮,所有機關與防禦悄然退下,一陣空氣動蕩後,鎏金劍與回魂草安靜的浮在墻面,靜默中散發著絕世的光華,整個室內流轉著琉璃之色,璀璨奪目。

它們還在。

若是如此,那個刺客不惜暴露自己也要攔住他,又是為了什麼?

這個答案在天明時分,得到了詮釋。

乾和殿內,燈燭搖曳,將處於幽暗的宮殿劈出了一道光明,在那片光明中溫陌君一身金袍,格外耀眼,如畫的眉目逆光而來,聲音沉穩低吟:“再説一遍。”

跪著的兩個人驚慌的低頭,一個是貼身照顧他的宦官福全,一個便是禦林統領莫崢。

福全匍匐在地,心驚肉跳的重復了一遍,“回稟陛下,昨夜乾和殿內兩個掌燈宮女都斃命了。”

“兩個?”溫陌君目光陡然一沉。

“是,兩人被人發現溺斃在了清涼臺的池水之中。”福全將頭磕在地面,生怕陛下一個不高興,降罪在他身上。

溫陌君聽後,冷笑了一聲,“沒想到我詔月皇宮竟然無聲無息的混入了兩個細作,莫崢你可知罪!”

莫崢一聽,雙手扶地,行貼額之禮,語氣沉重道:“屬下知罪,請皇上降罪。”

“既然這樣,來人!”溫陌君面色陰沉,吩咐道。

侍衛應聲而入,“陛下,有何吩咐?”

“將莫將軍拉出去重打一百軍棍,以示懲戒,福全也難逃罪責,重打五十棍,即刻執行。”

“謝皇上。”莫崢心甘情願的領命。

福全本想求饒,但見溫陌君慍怒的神色,只得住口,“謝皇上開恩。”

兩人被架出去,殿內恢復了平靜,燈燭默默燃燒。

沉默半晌後,溫陌君才開口,“銜玉,你如何看?”

楚銜玉一身青衣,從暗處走出,思慮了一會兒,凝眉答:“就兩個人一直潛伏在陛下身邊沒有暴露,必然是訓練有素之人,而且必定也是女子,此行目的雖然不明,但是臣以為必定與珍寶樓有關。”

如果前面一個是宮女,那另一個人也應當是女子,皇宮內戒備森嚴,制度嚴苛,不可能有人能夠男扮女裝矇混過關的,而兩個人潛入皇宮一直不曾有過動作,卻在這個時候暴露,一人不惜暴斃也要拖延陛下的腳步,除了珍寶樓內的寶物,他想不到還有什麼能讓對方犧牲至如此。

溫陌君在案前踱了兩步,搖頭,“銜玉,若是如此,對方一定會進入珍寶樓探測,但是朕的影衛説無人進入過,朕也沒察覺陌生氣息,這説不通。”

楚銜玉聽溫陌君這般言,一時也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來解釋。

然而下一秒,卻見溫陌君神色一變,一雙淡然的眼眸驟然凝起了風暴,“不對,有人去過,珍寶樓內除了朕,還有一人。”

“陛下。”楚銜玉驚訝,溫陌君的影衛沒發現不説,就連他也現在才反應過來,那對方該有多厲害。

溫陌君想到此處,重新回到了珍寶樓,入樓後,他再次查看那兩樣珍寶,卻離奇的發現它們都還在。隨即他走到了窗戶邊,往下看,一直專人打掃的外壁竟然還能見到些許泥濘,霎時他眼底覆住了冰霜。

楚銜玉緊隨在後,跟著往外看,不由神色一肅,果然有人來過。

“陛下,這……”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