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母親放心,不是什麼少年郎,不過是一個遠親,上次皇上處置安寧侯一乾人時,念及其父親的情分,所以饒過了他一命,可是又不知該如何安置,所以,便暫且讓他住在那裏了。”   李氏這才松了一口氣,“原來如此。”   “母親,外頭這話傳的可是沸沸颺...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