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暮色時分,下雨了。

落在檐上沙沙作響,就象寧芳從前養的那一屋子蠶兒吃桑葉的聲音。

等它們吃到又白又胖,就能結出潔白圓潤的繭兒。然後繅成雪白銀亮的絲,賣了錢,大娘就會換成銀子,然後收到那只纏枝牡丹的樟木匣子裏,給她日後辦嫁粧。

只可惜,寧芳到底沒用上。

離家前,她悄悄把沉甸甸的樟木匣子藏到大娘擱針線的壁櫥裏,也不知她有沒有發現。

如今,大娘該得知她的死訊了吧?也不知會怎樣傷心。

唔……也不知官差會不會送她的屍首回鄉安葬,就算她是朝廷從民間挑選的秀女,又説要指給個什麼王爺的正妻,但畢竟還沒成婚,應該還算是娘家人吧?

寧芳還是想葉落歸根的。

她雖早早沒了爹娘,可她有疼她的大伯大娘,還有一幫子從小就護著她的堂哥堂姐們,倒也不怕死後淒涼。

腦子里正如走馬燈般亂七八糟閃過各種畫面,忽地聽到屋外小丫頭低聲説話的聲音。

“……那太太怎麼説?”

“還能怎麼説?大夫也説二奶奶確實傷了腦子,如今她説什麼都不記得了,不也只得由著她?”

“那還能休了她嗎?”

“誰知道呢?我只可憐咱們太太,這些年撐著這個家有多不容易?尤其自從老爺去後,太太臉上的笑就越發少了,偏還接了個油瓶子倒了都不會扶的兒媳婦……盼了十年,好容易盼來一個哥兒還弄得死活不知。還有屋裏二姐兒,都昏過去三天了。聽老人説,要再這麼下去,就勉強留住,也多半跟李家那小兒子似的。”

“若要變成傻子,那我倒情願死了。否則成天給人欺負,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誰説不是呢?若真有個腦子壞掉的大小姐,還不知要被金陵那邊怎麼笑話呢!”

“到底都姓寧,不至於這麼無情吧?”

“你不是家生子,不知道這裡頭的情形。咱家這一支,原是正經長房嫡出來著。只可惜時運不濟,太太頭先幾個兄弟,都沒留住。等老太爺和老太太一走,便只剩下太太孤零零一個,差點就給其他幾房的老太爺們逼著斷了香火。虧得太太硬氣,才十四五歲的姐兒,守完孝便自己作主,招贅了老爺上門,才重又撐起門戶。可到底得罪了金陵那邊,不得不避到這鄉下來。可即便如此,這些年太太對金陵那邊,也是三節四禮樣樣週到,可金陵那邊,卻直到這兩年大爺得了官,才肯對咱們客氣些。”

“怪不得前兒聽門上的陳三説,金陵也跑過好幾遭,就這回送二爺去鄉試,才得了那邊賞的一雙新鞋,想必也是看在大爺的面子上了。”

“那倒也不全是。要説咱們二爺讀書一向極好,十五歲那年,就中了小三元,滿大梁朝都是頭一份!偏偏三年後鄉試時,被那不長眼的官兒説什麼‘輕狂’,生生壓了十年。好容易這回換了主考,眼看前途有望了,金陵那邊可不就巴結上來了?”

“原來如此。不過若二爺真出息了,二奶奶縱不被休,以後可怎麼辦?我瞧她,也實在不象個官太太,連辛姨娘也比她強些。”

“哼!她就一商戶人家出身,不過是個暴發戶,如何比得上辛姨娘正正經經的書香門第?要不是上京選秀又守孝的耽誤了青春,人家哪個正房太太做不得,偏來給咱們二爺做小?依我説,咱們二奶奶就很該跟人家掉個個兒……”

忽地一個仆婦威嚴斥道,“兩個小蹄子,不好好在屋裏伺候著,嚼舌頭根子倒是有勁。既如此,便到外頭打兩桶水來,把這欄杆上的灰好生擦洗擦洗!”

兩個小丫頭帶著顫音應下走了,寧芳只聽外間竹簾一響,一個穿著墨綠褙子,頭髮梳得整整齊齊,戴兩枝樸素銀簪的中年仆婦走了進來,後頭還跟著頭髮花白的大夫,並兩個婆子。

直至人撩起粉紅紗帳,將雕著玉簪花的銀鉤挂上,床上的小姑娘才揉著眼睛,裝作剛醒來的模樣,迷糊問道,“徐媽媽,是下雨了嗎?我聽到沙沙聲了。”

徐媽媽頓時驚喜了,“哎喲我的姐兒,您可算是醒了,余大夫快來瞧瞧!”

因年紀小,也不用避諱什麼。老大夫笑呵呵上前,給小姑娘把了個脈,又看看了她的舌苔,便跟徐媽媽道,“姐兒既退了燒,又能認人,便無事了,只要再吃幾服藥好生養養便是。”

寧芳又問,“那能開窗透透氣麼?屋子裏一股子藥味,好苦。”

余大夫忍不住捋須道,“良藥苦口,病才好得快。不過今日天氣沉悶,開開窗子倒是無妨,只要不吹著人便沒事。”

但徐媽媽到底只敢命人開了小半扇窗戶,又囑咐留在屋裏的婆子用心伺候,這才送大夫出去抓藥,走到窗下才低聲道,“家裏小丫頭不懂事,還請余大夫多多包涵。”

老大夫活一大把年紀,什麼內宅陰私沒見過?當下便道,“方才那幾個小丫頭説什麼了?老夫耳背,可一字沒聽清呢。”

“多謝……”

聽他們漸行漸遠,寧芳服了藥,又喝了半碗小丫頭端來的米湯,有了些力氣,才一個人窩在小被窩裏,皺著小眉頭想心事。

如今是大梁朝,永泰年間,而她卻莫名有著一份來自一百多年後,大粱朝文德年間的記憶。

這世的娘親夏氏,就三天前撞墻求死的那個夏珍珍,原是她們老夏家的曾姑奶奶。

小時候腦子不好,好多事情記不清。也就是到了最近,寧芳才不知怎麼突然開的竅,漸漸記起前生,啊不,應該是後世的事來。

不過在後世裏,她的這位娘親,可是大大的有名。

雖以商戶之身,嫁入以書香傳家的金陵寧氏,卻是深得婆母喜愛。後來還因“賢孝淑德”,替娘家掙回一座牌坊,不僅是老夏家的驕傲,更是無數姑娘們,包括寧芳的偶像!

可這樣的人,怎麼會被休妻?

而且,她還那麼胖!

跟流傳下來,被夏家珍藏在祠堂,供夏家後人一年拜見一次的畫像上,那個美貌端莊,溫柔可親的女子一比,完全換了個人好麼?

而尤為重要的,是家譜上記載,夏珍珍最後長大成人的只有一子二女。

而身為長女的她,是年少早夭的。這,這叫後世也只活了一十六歲的芳姐兒情何以堪!

果然,是她投胎的方式不對,所以註定要做早死鬼麼?

寧芳略憂傷。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