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六月七號,這個被無數人牽掛惦記,無數人為之奮鬥的日子終於來臨,那些寒窗苦讀了十多年的莘莘學子,懷著各種各樣的心情步入了那猶如戰場的考場。

經過上午的語文考試,大家的心裏也許得到了一點點的放鬆,不過在這悶熱的空氣中,很多人依然是汗流浹背。

吳劍面對著仿佛天書一般的數學試卷,心中長長地嘆了口氣。

“這都是哪個該死的出的題啊?我竟然一道都做不出來。”

經過一個小時的抓耳撓腮,吳劍同學最終選擇了放棄,後悔當初沒有好好聽課,不過此時他也明白,現在後悔,什麼都晚了。

既然考試放棄了,總不能連眼福都放棄,自己左前方的妹子身材極佳,上午由於緊張過度,沒有仔細觀察,現在正是好時機,否則豈不是太憋屈了。

想到這,吳劍抬眼觀察了一下,發現三位監考老師正面無表情的來回審視,那樣子就好像看管犯人的警察。

吳劍不管那麼多,看看美女總不能算作弊吧!

趁著老師看別處的空當,吳劍悄悄將眼神伸到左前方,打算一飽眼福。

俗話説,美不美先看腿,吳劍首先就把視線湊到了那個女孩的雙腿上。

這一看不要緊,吳劍驚的倒吸了口涼氣,眼珠子好險沒瞪出去。

這個女生上午穿了條褲子還不顯,下午換成一條到膝蓋的短裙就不一樣了,露在外面的小腿簡直是上帝完美的傑作,該粗的地方粗,該細的地方細,根本就不需要穿什麼絲襪去修飾,那樣反而適得其反。

一雙細帶涼鞋裏面藏著兩隻玉兔般的秀腳,晶瑩的皮膚下面,血管都能看得清,每個腳趾頭都是那麼的晶瑩剔透。

吳劍艱難的咽了口口水,用左手的大拇指在耳孔裏轉了轉,心説:“這種極品美女應該算是校花級別的了,怎麼我以前沒聽説過?她這樣的應該逃不過我這雙專看美女的眼睛啊!”

心中想著,眼神卻不停止,順著美女的身材慢慢向上移動,當看到她不堪一握的細腰處,鼻血差點噴涌而出。

“靠,竟然是淺黃色的比基尼T字內褲,這丫頭竟然這麼騷,一個學生敢穿這種內褲還不注意保護,繩子都露出來了!”

吳劍心中憤憤不平的罵著,但同時也非常興奮,沒想到自己考場還能出來這麼一位養眼的女孩。

這時女孩也許累了,右手按著脖子,抬頭搖了搖放鬆一下,而這一搖,卻把吳劍無限遐想的面孔表露無疑。

吳劍輕輕一瞥,頓時打了個冷戰,那種感覺就好像剛打完球被人一盆涼水潑在身上,來了個透心涼。

本以為這個擁有堪稱完美身材和雪白肌膚的女孩,肯定也長著一張禍國殃民的面孔,誰成想卻是一副不堪入目的麻子臉。

“怪不得我對她沒有印象,原來她這張臉根本就不在我的視線之內。”

就在吳劍抱怨上天不公,心中咒罵的時候,一張冰冷的面孔突然出現在他的旁邊,審視半天,説道:“自己做自己的,不許東張西望。”

吳劍吐了吐舌頭,繼續裝作埋頭答題,足足過了有五分鐘,那個監考老師才離開吳劍的座位。

“唉……老天啊,你就不能給我也扔下來一個林妹妹嗎?”

吳劍心中苦悶不堪,一賭氣趴在桌子上打算睡他一覺。

沒過多久,吳劍就感覺背後涼颼颼的,他不耐煩的想換個姿勢,雙腳一蹬,怎麼感覺空蕩蕩、輕飄飄的?

吳劍猛地睜開眼睛,張大嘴巴看著眼前的情景,旋即一聲極具“穿透力”的尖叫響徹整棟教學樓。

此時吳劍正飄在“自己”的正上方,能清晰地看到自己一臉淫笑的樣子,而周圍的人沒有一點異狀,都在安靜的答題。

“嘿嘿,你小子終於醒啦?這回看見你自己的傻樣了吧?”

一道陰森森的聲音突然出現,吳劍被嚇得一扭頭,但脖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條鎖鏈,這一用力,絞得他“哎呦”一聲。

“咯咯咯……老黑,你看這小子還挺激動,有意思,有意思!”

刺耳的陰笑聲吸起吳劍一身的雞皮疙瘩,他趕緊忍住疼痛向後看去,頓時驚呼出聲:“你……你們是黑白無常?!”

黑無常甩了甩手裏的“打狗棒”,道:“不錯,省的我們自我介紹了。”

“咯咯咯……”白無常又是一陣陰笑,道:“小子,死的滋味怎麼樣?”

“死?”吳劍長大嘴巴看著神話裏面的黑白無常,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已經死了?”

“廢話,你不死我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不死,你怎麼能飛,怎麼能看見你自己?”黑無常有些不耐煩的説道。

“……”

吳劍無語了,此情此景,只有自己死了才能解釋的通。

想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挂了,吳劍再次發出刺耳的尖叫。

黑白無常捂著耳朵,道:“行了行了,別叫了,即使你叫的再大聲,也沒有人聽見,你就從了我們吧,別讓我們費勁了!”

吳劍定了定神,問道:“要我聽話也行,不過你們得告訴我,我正值青春年少之時,體檢的時候什麼毛病都沒有,怎麼説死就死了?你們是不是抓錯人了?”

黑白無常對視一眼,黑無常苦笑道:“我們幹這行都已經上萬年了,難道還會出現差錯?”

“那為什麼我的陽壽這麼短?我這輩子也沒幹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啊!今天你們必須給我解釋清楚,否則我決不罷休。”吳劍繼續不依不饒的追問道。

白無常咯咯笑道:“你還有臉説呢,你的確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但是你説你每天有沒有手YIN?你看到美女的時候有沒有過不良的想法?”

“呃……”吳劍一窒,他沒想到連這些他們都知道。

“難道我做這些也有損陽壽?”吳劍底氣立刻就不足了,弱弱的問道。

黑無常道:“嗯,經過我們的勘測,你每天手YIN至少兩次,意淫更是十次以上,無論是當紅明星,還是某國NV優,就連你身邊的同學長的稍有姿色你都不放過意淫的機會,而這種行為竟然持續三年多了,我都懷疑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

吳劍滿臉通紅,低頭不語。

白無常接著道:“本來手YIN和意淫乃人之常情,畢竟你沒有真的去禍害別人,偶爾發生一次不會對陽壽造成損害,但怪就怪你不知道節制,次數更是達到了驚人的地步,根據《陽壽管理條例》第兩萬四千五百一十二條規定,對性慾不加節制,且連續發生不正當行為滿三年者,將視情節嚴重,處以減少陽壽的處罰。像你這樣,每天手YIN一次,減陽壽半年,意淫一次,減陽壽三個月,到今天為止,你的陽壽已經被減光了。”

吳劍哭喪著臉,道:“這以前也沒人告訴我啊,早知道我絕不如此放肆了。”

“行了,行了,你不用後悔,現在説什麼都晚了。”白無常拉了拉手裏的鐵鏈,道:“你就乖乖的跟我們走吧!”

吳劍哀求道:“嘿嘿,兩位大人,你説我突然這麼死在考場裏,會對考生造成很大恐慌的,影響他們明天的考試,您二位就行行好,先放過我一次,等我回去和家裏告個別,你們再來勾我也不遲。”

“放屁!你沒聽過閻王叫你三更死,不會留你到五更這句話嗎?現在我放你回去,那我們倆可就得遭殃了。”黑無常倆眼一瞪,怒罵道。“少廢話,你乖乖聽話咱們什麼都好辦,否則對付你這樣的色鬼,我們有的是方法。”

吳劍見狀知道胳膊擰不過大腿,只得戀戀不捨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認命了。

當黑白無常拉著吳劍剛飄出教學樓的時候,本來陰沉的天空突然間涌出一片漆黑的烏雲,整座城市瞬間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烏雲深處卻出現一道足有大腿粗細的閃電,略呈紫色的閃電如樹葉的脈絡蜿蜒開去,幾乎遮蔽了整片天空,又把昏暗的天空一下子變得明亮了很多。

突然,“咔嚓”一聲巨響響徹天際,雷聲之大,甚至令所有人都陷入短暫的失聰。

人們本能的愣了幾秒鐘,緊接著女生的尖叫聲此起彼伏,剛才還秩序井然的考生一下子炸開了鍋,捂著耳朵就往外跑。

黑白無常一臉嚴肅的看著這天地異象,吳劍也有些蒙圈,小聲嘀咕道:“呃……兩位大人,你看老天爺是不是不願意讓我死啊?”

吳劍本想緩解一些緊張的氣氛,沒想到得到的卻是兩個大大的白眼。

此時天上的烏雲也仿佛沸騰一般,蒸騰翻滾的同時還不時有閃電發出,滾滾雷聲一陣接著一陣,那樣子好像天都快塌下來了。

“靠,不是説2012才世界末日嗎?這剛2011年,怎麼提前了?”吳劍以為世界末日真的降臨了呢。

不單單是他,現在所有人都是這種想法,被謠傳很久的世界末日竟然真的出現了。

忽然,吳劍眼中一亮,他看到烏雲中一道更為漆黑的光芒突然出現,以極快的速度狂落而下,後面帶動的氣流形成了極為罕見的巨大龍捲風。

光芒速度驚人,巨大的音爆聲將滾滾雷音全都壓蓋下去。

天地間仿佛就剩那一抹流光,即便它是漆黑如墨,不過誰都相信,就算此時太陽出現,也不能掩蓋它的光華。

吳劍眼睛瞪得越來越大,因為他感覺這道光華是衝著他落下來的!

果然如吳劍所想,那道漆黑的流光從高空激射而下,直直向他所站的地方射來。

吳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東西,此時他感到無比的口乾舌燥,就好像眼睜睜的看著一座大山朝自己身上壓來,那種龐大的壓力令他身子一動都不能動。

“老黑,不好,這東西是衝著咱們來的!”白無常臉都快嚇黑了,能發出這種靈壓的,恐怕連閻王都比不上。

黑無常還算鎮靜,喝到:“快離開這裡!”

白無常拽了拽鐵鏈,卻沒想到吳劍雙腳好像被釘在了空中,急的白無常直跺腳。“這小子我怎麼拉不動了?”

黑無常急忙過來幫忙,拽了幾下依然無果後,猛地扔下鐵鏈,道:“別管他了,咱們保命要緊!”

白無常只好恨恨的拋下吳劍,與黑無常一起遠遠地躲開。

而吳劍依然愣愣的看著那道黑色的流光,整個心神仿佛都被它吸引住了。

咻……

一陣尖銳的聲響過後,想像中彗星撞地球的恢宏場面並沒有發生,黑色流光就這麼突兀的停在了吳劍身前1米的地方,緩緩浮動,就好像它一直在那一樣。

還不等吳劍有所反應,嗡的一聲,空氣猛然間劇烈的震顫起來,一道肉眼可見的黑色光環以吳劍為中心迅速擴散開去,頓時周圍一公里內建築物上的玻璃無一倖免,只留下光禿禿的窗框。

旋風吹走烏雲之後,終於露出了這個“UFO”本來的面目——

劍,一柄漆黑卻異常古樸的長劍。

此劍全長三尺五寸,通體漆黑,劍身長三尺,寬兩寸,中間厚而兩邊薄,劍刃雖鈍,卻給人一種無堅不摧的感覺。

劍柄有五寸長,在劍柄與劍身的相接處,赫然是一隻張著血盆大口,尖爪獠牙,面目猙獰的蝙蝠。

不過看起來最為怪異的卻是這柄劍的顏色,那種黑不是普通的黑,而是感覺能夠吞噬一切的黑暗,別説是摸了,光站在這裡看就能感到從劍身上散發出的陣陣寒氣。

不過這種黑暗卻也異常吸引人,一看到它,眼光就好像被它吸進去了。

“額……難道這是傳説中的天上掉餡餅?不對,是天上掉邪劍,沒想到世界上還真有這麼邪門的事。”

吳劍圍著這柄劍飄了一圈,心中暗道:“這東西到底是什麼?難道是哪位仙人留下來的仙劍?”

旋即吳劍眉頭一皺,“不過這東西看起來這麼陰森森的,不像是好東西,拿著它會不會招晦氣啊?”

就在吳劍不知道是拿還是不拿這柄劍的時候,黑白無常大喊的聲音刺激了他的神經。

“MD,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反正我已經死了,老子今天就看看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説完,吳劍大吼一聲,伸出雙手,在黑白無常快要哭出來的眼神中握住了這柄劍。

劍始一入手,一陣透心的寒意噴涌直上,刺激得吳劍一哆嗦,隨即一陣強烈的黑光噴薄而起,猶如沖天巨龍,直衝九霄。

而身在其中的吳劍,早已經失去了知覺,不知道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