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父親於大年初二凌晨在睡夢中辭世,深夜中的電話聲叫我迅速的從四樓直奔一樓房間。父親橫躺在床上,無聲的鼻息,安詳的臉,冰冷的四肢,只剩心頭微微的溫度,在那冷冷的夜,漸漸的消散。移至板凳上的軀體再也不會動。

 我跟...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