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九公主強忍住自己身上的不適,用衣服把自己裹起來,惡狠狠同時帶著眷戀的看了一眼躺在床榻上的男人,偷了皇甫梓瑢的腰牌騎馬逃出京城。 皇甫梓瑢捂著自己的額頭醒來,摸摸自己身後被抓傷的痕跡,看著床上的英紅,唯獨那個女人不再。 “九兒,鳳九。”皇甫梓...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